感情文学网 > 千道之劫 > 第20章:高调入院没商量

第20章:高调入院没商量


  宁静的夜晚,五行历9991年的第一场秋雨,在人们的梦乡之外悄然降临。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餐后,七歌便带着七郎和马佳欢,往盐花初级术士学院的方向出发了。

  秋风细雨中,三人打着油纸伞,走在盐花镇古老的街道上,旁边突然出现的一条崭新的街道令七郎眼前一亮。

  可仔细看去,这条新街道其实仍然还在建设当中,街道两旁的房屋也大多都还是半成品。

  要说最醒目的,还是街道中央的两所吊桥,看上去颇为壮观。

  望着那两所吊桥之下的两个超级大坑,七郎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仔细一看,可不正是当初七歌在杀方沅时,所施展出的那近乎遮天的巨掌给硬生生拍出来的么。

  而与此同时,街道上的大多行人也都认出了七歌,纷纷自觉地避让出了一条道来。

  这些人看向七歌的目光也是各不相同,有怨恨的,有惊惧的,也有崇拜的。

  而对于这些目光,七歌直接将其无视,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在意。

  二十几分钟后,三人终于来到了位于盐花镇东北方向的盐花初级术士学院。

  虽然只是一所初级术士学院,却也是整个盐花镇唯一的一所术士学院。

  而中级术士学院,只有像金山城那样的大城里才会有。

  至于高级术士学院,整个大渊帝国境内也就堪堪两所,但凡能够考进去的,无一不是天之骄子和天之娇女。

  七歌带着七郎和马佳欢进了盐花初级术士学院的大门,因为今天是招收新学员的日子,所以学院里显得比平时热闹了一些,但实际上也并没有多少人,满打满算,前来报名的新学员不超过二十个。

  这些新学员,龄都在十岁到十六岁之间,几乎都是由自家长辈领着,正站在临时设立的招生处门口排队。

  七郎三人一进入学院大门,便迎来了这些人的目光,其中不少人都认出了七歌,面色猛然一变。

  对于众人投来的目光,七歌毫不在意,她带着七郎和马佳欢直径来到招生处的窗口,往里看了看,里面正坐着一位红发中年男子。

  “吴畅在哪?”七歌面无表情地直接开口问道。

  “你是……来报名的吧?”

  红发男子抬头看了看七歌,又看了看其身后的七郎和马佳欢,虽然对于七歌竟直呼院长的名字而略有些不悦,但还是客气道:“招生报名的话是由我来负责的,不过现在还没到时间,你可以先带着他们到后面去排队。”

  “我问你吴畅在哪?”七歌再次开口道。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啊?不是都跟你说了吗,要报名的话去后面排队,排队懂吗?”红发男子火气噌一下子就上来了,就算你是真找院长有事,就冲你这语气和态度,谁愿意告诉你?

  这一刻,空气骤然凝固。

  下一刻,一股难以形容的压抑气息瞬间笼罩整个盐花初级术士学院,紧接着,地面开始出现轻微的震动,一条条裂纹如蜘蛛网一般以七歌为中心迅速扩散而开,却又巧妙地绕过了七郎和马佳欢两人……

  “不好!”

  那些原本正在后面排队的人群中,只要是之前认出了七歌的,都赶紧拉起自家晚辈疯狂向后逃去,生怕跑的慢了。

  他们都是亲眼目睹过七歌出手的人,这位如同神灵一般完全超出常人认知的强者一旦发起火来,那后果简直不可想象。

  “发生了什么事?”

  一道十分慌张的声音响起,韩墨不知道从哪里跑了过来,一见七歌,大惊失色道:“七……七歌……大人!”

  “七歌?”

  坐在招生室里的红发男子闻言,瞬间面如土色,他急忙破门而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语无伦次道:“饶……七……大……大人饶命啊,小……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大人饶命啊……”

  红发男子头磕得如同小鸡啄米,他虽然从未见过七歌,但对于这个名字却早已如雷贯耳了。

  “大人饶命啊,小人马上就为你们引路,哦不,小人马上就去叫院长!”红发男子倒也算反应迅速,抬头见七歌虽面无表情,却已然收回了之前那极度恐怖的气势,顿时如蒙大赦,起身就欲去找院长吴畅。

  而就在这时,两道人影几乎同时自学院深处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奔掠了过来。

  “是哪位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人还未到,声音便率先传了过来。

  下一刻,两位老人便已然来到了近前,一位面相慈善,一头金色短发如钢针般倒立,看似七十几岁。

  另一位不怒自威,显得异常严肃,一头红色短发如火烧云,看似六十几岁。

  这两位老人,显然正是盐花初级术士学院的院长吴畅以及副院长莫良承。

  “七歌……大人!”

  吴畅一见竟是七歌,冷汗直接就冒了出来,连忙抱拳躬身道:“刚才若是有所得罪,还望大人海涵。只是不知,大人今天来此有何贵干?”

  能够成为盐花镇上唯一一所术士学院的院长,吴畅所依靠的可不光是其中级术士的实力。

  其为人处世的能力,那也是毋庸置疑的。

  他丝毫没有去追究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直接开口认错,再巧妙地转移了话题,尽管他在看到七郎和马佳欢的时候就已然猜测到了七歌的来意。

  “月儿近况如何?”七歌亦没有废话,直接开口问道。

  事实上,她刚才之所以突然爆发出那般恐怖的气势,并非是真的发怒,而是为了将吴畅给惊出来而已。

  否则,旁边的这些人哪里还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

  “呵呵,你说七月啊,”

  见七歌不再追究,吴畅大松了一口气,笑道:“这丫头不愧是您的女儿,其天赋之高简直没得说,进入学院至今还不到一年,却已然达到了五脉,照这般速度下去,估计不出三年,就能够毕业了!只是……”

  说到这里,吴畅面露一副无奈之色。

  “只是什么?”七歌看向吴畅。

  “只是这丫头平日里稍微有些顽皮了,逃课那是家常便饭,而且还在学院里拉帮结派,隔三差五的就和学院里的另一个小祖宗打一次群架,弄得这里是乌烟瘴气。”说到这里,吴畅忍不住老脸一红。

  没想到自己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竟会沦落到跑来告一个小丫头的状。

  “另一个是谁?”七歌问道。

  “还能有谁啊,可不就是郝天的那个宝贝小儿子么?”吴畅苦笑道。

  七歌点头,这个郝天她是有所耳闻的。

  据说是一位实力非常强大的高级火术士,于二十多年前突然来到金山城,并在盐花镇五十里外的钻石山上占山为王,并且将周边几乎所有的强盗和亡命之徒都收入麾下,成立了一个专门为他人护送重要人物或贵重物品的组织。

  近年来,这个组织名气是越做越大,不少的富商都肯花钱去请他们派人押镖,以保证人和货物的安全,防止被半路劫道。

  “我来送他们上学。”七歌对这件事情似乎并不在意,对着吴畅说道:“交给你了!”

  说完,她看也不看七郎和马佳欢一眼,转身就走了。

  “这……”

  吴畅一张老脸顿时难看无比,看着七歌离去的背影,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这算什么事儿啊?

  哦,你女儿整天在学院里调皮捣蛋,这都被当面告状了,就一点表示都没有?

  原本光是那两个小祖宗就已经让学院里鸡犬不宁了,现在又送来两个……

  你倒好,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可咱这学院还特么开不开了?


  https://www.ganqing5.com/book/67729/440503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ganqing5.com 感情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ganqing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