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文学网 > 星门 > 第22章 斗千武师!

第22章 斗千武师!


  小院中。

  李皓满脸的期待。

  “老师,您有伤在身吗?”

  “呵呵!”

  袁硕猖狂一笑,“开玩笑,伤我?在超能之前,我横扫天下!超能之后,我是巡夜人座上宾,而巡夜人虽说不是超能全部,却也是超能领域最大的组织,你说,谁能伤我?”

  “……”

  李皓想要的不是这个回答。

  他忍不住道:“老师,刘队长的意思是,每一位破百的武师,都有暗伤在身,您当年是顶级的武师,是否是因为暗伤太多,所以一直无法晋级成为超能者?”

  “那是他,他废物!”

  “……”

  你嘴怎么这么硬呢!

  李皓好心累,老师虽好,就是嘴太硬,死活不承认自己有暗伤,这就很让人无奈了。

  “那……”

  李皓只好更直接一些了,“老师,您到现在还无法晋级超能,成为星光师,总有原因的吧?”

  “我太强了!”

  袁硕觉得自己这个学生,现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什么意思?

  想戳我伤口?

  呵呵!

  不可能!

  当然,也是因为他觉得和李皓说了没什么大用,既然如此,那说什么说,这小子知道了又如何?

  李皓这下真的急了,老师这人,太嘴硬了。

  他再次道:“老师,您要是暗伤痊愈了,能否有机会晋级星光师呢?”

  “你找我,就是为了这?”

  “嗯。”

  “闲得慌!”

  袁硕也是无语,你是不是闲的?

  他不得不说道:“别想那么多,我无法晋级,原因比较多。外在的,内在的,都有!”

  “老师可以具体说说吗?”

  “……”

  袁硕皱眉,盯着他看了一会,片刻后才缓缓道:“我有《五禽吐纳术》,巡夜人也为我提供过一些神秘能,我也曾吸收过一些……不过因为我昔年实力太强,需要神秘能过多,这是其一!”

  李皓点头,缺神秘能。

  “我年岁已大,身体机能下滑,这是其二!”

  李皓再点头,体质不够强了,无法承受破百武师突破的冲击?

  “我昔年招惹过一些强敌,这些家伙有些已经成了超能者,甚至是一些超能组织的领袖,曾给巡夜人施压过,这是外部原因,这是其三!”

  “至于第四……”

  袁硕忽然笑了一声,看了一眼李皓,懒洋洋道:“我不想晋级。”

  “……”

  一脸懵!

  啥意思啊?

  前面三个好说,第四个是什么意思?

  不想晋级?

  这意思,难道说,前面三条都是扯淡,老师可以晋级?

  见自己这个学生迷茫了,袁硕再次露出笑容,逗李皓还是很有意思的。

  见李皓愁眉苦脸的,袁硕也不再打趣他,露出了笑容,又有些遗憾道:“前面三条是真的,第四条也是真的。其实前几年,我还是有希望晋级超能的,只是那时候我不甘心……”

  这时候,袁硕也不由摇头,带着一些说不出的滋味,自嘲一笑:“那时候,超能发展十几年了,我的一些‘老朋友’,在超能领域已经走了十几年,前路走的已经有段距离了……而我那时候若是破百晋级,恐怕进入超能之后,就得遭受那些‘老朋友’的问候。”

  “不成超能还好,一成,哪怕巡夜人这时候也很难庇护我,现在我是武师,不是星光师,对方也不敢贸然对我下手,而且也没把我当成大敌……”

  李皓隐约有些明白了。

  不成超能,也是有些顾忌。

  可是……这样不是饮鸩止渴吗?

  显然,袁硕并非那种胆小怕事的人,再次笑道:“前几年,其实我还是有些雄心壮志的,我那时候想的是,我要武道先晋级!我要跨入斗千领域,再晋超能!以斗千武师身份跨入星光师领域,哪怕十几年没有晋级超能,一旦跨入,我照样不惧任何强敌!”

  此刻,袁硕忽然有些狂放!

  给李皓的感觉,甚至比刘隆都要嚣张跋扈!

  他要以斗千武师的身份,一步跨入超能,成为星光师中的顶级强者,抹平十几年不曾跨入超能领域的差距,直追他的那些“老朋友”。

  可是,很显然,他失败了!

  李皓眉头皱起:“老师,您的意思是,前几年您不晋级,是因为您觉得晋级了也无法匹敌敌人,只能等待武师修为斗千,然后直接追上去?”

  “不错!”

  “那……出了问题?”

  李皓不知道斗千多强,可他知道,老师很多年前就跨入了破百,几年前既然还有这心思,代表他还是有希望成功的。

  为何现在放弃了?

  是的,放弃了。

  若是没放弃,李皓觉得,老师现在不会说这样的话,不会说几年前雄心壮志之类的。

  袁硕笑了一声:“嗯,出了点问题,也好,让我死心了!我想让巡夜人帮我想想办法,也一直没成功,没办法,那只能认命!”

  “其实也是好事……”

  袁硕笑呵呵道:“若不是如此,我都没心思收学生!”

  以前,他忙,忙着晋级斗千。

  所以他好些年没有收学生了。

  可自从斗千希望破灭,他其实对晋级不晋级超能,没太大的追求了,让巡夜人帮自己想点办法,弄点好东西补补,那边一直推脱,他也彻底死了心。

  现在,也只能安度晚年,老实窝在银城古院算了。

  当然,正因为太闲了,才有时间去收学生。

  外人疑惑,他为何又收学生了。

  其实很简单……太闲了!

  武师修为无法提升,超能领域无法跨入,这时候带带学生挺好的,选中了李皓,那是因为李皓脑子不笨,起码能学到他的一些知识。

  不选李皓,难道选张远?

  笨头笨脑的!

  “老师,那您现在还有机会晋级斗千,然后成为超能吗?”

  袁硕轻叹一声:“我知道你想什么,你这边有危险,我也知道……不过以我现在半残的破百实力,恐怕还真不如刘隆……”

  很无奈!

  当年称霸一方的袁硕,五禽宗师,如今也只能认命,说出了不如刘隆的话。

  “你要是怕,还是老话,来我这躲躲,对方不敢轻易来我这的,毕竟我对巡夜人还有用,考古还得靠我……”

  李皓抓耳挠腮,也就在这,他才会表现出年轻人的焦躁不安。

  “老师,我……”

  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想忽然起身,朝屋内走去:“老师,我弄到了点好东西,你试试看,对你有没有用!”

  “好东西?”

  袁硕差点笑了!

  小家伙,真好玩啊。

  啥好东西?

  有多好?

  我袁硕这一生,见过的宝贝太多太多了,多的他自己都不记得有多少了。

  自己的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的。

  那是伤了根本!

  其实也没几年,就三年多前,也是一次探索古文明遗迹,结果那次倒霉,跑的慢了,死了不少巡夜人不说,他这位即将斗千的大宗师,也在那一次被打破了晋级希望。

  否则,现在的他,可能已经偷偷晋级超能,甚至去和那几位“老朋友”谈天说地去了。

  李皓进屋了,他没在意。

  有些回忆到了当年的那一幕,轻轻摸了摸心脏所在的位置,那一次伤的太重,心脏都被打穿了,要不是他生命力极其强大,真就回不来了。

  然而,毕竟年事已高,七十多的人了,受伤这么重,人活下来了,武师一道却是断绝了希望。

  “也许……还得找机会晋级超能,说不定还有机会补救呢。”

  他心中想着。

  其实到现在,他看似放弃了,却是没有真的放弃。

  他还想晋级超能!

  只是,残躯难以晋升,比前几年难多了。

  李皓看他在练龟拳……还真是龟拳,神龟长寿,养身第一!

  这是他通过各种古籍,然后还原的养身拳!

  并非为了强大自己的战斗力,而是为了养好身体,他还想再次一搏,冲击超能,或者冲击斗千!

  总之,肯定要冲击一次!

  哪怕死,也得冲一次,否则他不甘心!

  这个对外就没必要说了,现在巡夜人都觉得自己放弃了,也不太愿意提供什么珍贵宝物帮自己恢复。

  “若是我还能成功……走着瞧!”

  二十年前,称霸一方的他,现在多少超能领域的霸主,那时候都是弟弟!

  如今,一个个骑到头上了,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还真是意难平。

  躲在银城多年,卑微地靠着巡夜人庇护才能苟活,真憋屈啊!

  袁硕难得的有些走神。

  回忆过往,回忆当初的风光。

  至于李皓,随便那小子干嘛,反正这里他也熟。

  袁硕靠在椅子上,想着那些有的没的。

  不久后,李皓出来了。

  端着一杯水。

  袁硕笑了笑:“这里有水,还进去倒水做什么?”

  “老师,您尝一口。”

  袁硕微微一怔,侧头看了一眼李皓,再看看杯中水,微微有些迟疑道:“你下毒了?毒死我继承我的遗产?我写过遗嘱的,遗产都归巡夜人,你拿了小心小命不保!”

  “……”

  李皓无语,也不在意,老师有些时候,就是喜欢说胡话。

  “老师,尝尝吧!”

  袁硕看了看杯子,摸了摸不太长的胡须,有些明悟,笑了起来:“神秘能?还能入水?不过……真没什么用!还有,我现在这身体,其实吸收神秘能,也有些难受……”

  他猜到了一点。

  算了,看在学生的一片孝心,喝了吧!

  其实他伤势未愈,如今身体虚的很,神秘能冲击的话,还是有些麻烦的。

  不过袁硕哪怕现在也是破百武师,就这么一杯水,有多少神秘能?

  0.1方都没!

  全是神秘能也不算什么,喝就喝吧,也让这小子死心。

  “泡剑水吗?”

  他心中其实真的猜到了这玩意的来历,有些古怪,瞥了一眼李皓,剑在李皓身上,泡剑水其实和李皓的洗澡水区别不大。

  哎!

  我可真是个好老师,为了不伤学生的心,连他的洗澡水都给喝了!

  这种超凡物品上的神秘能,他袁硕又不是没吸收过,屁用没有!

  心中万千念头,袁硕接过杯子,一饮而尽,还没吞入腹中,就开始喊道:“好!效果不错,李皓,你还是有孝心……”

  李皓脸都绿了。

  老师,还没喝下去呢!

  用得着吗?

  袁硕笑哈哈的,有些夸张地夸赞着,水已入腹,还想再打趣几句,忽然微微一怔。

  体内,一股神秘能溢散。

  没有冲击力!

  温和!

  暖流!

  极其的温和!

  从未体验过这么温和的神秘能。

  他所接触的神秘能,不管哪种,都是极其霸道的,冲击力极强。

  他愣了一下。

  李皓提醒道:“老师,吐纳术!”

  对,吐纳术!

  为了不让神秘能冲击自己,其实袁硕都没运转吐纳术。

  怕冲击力太强,冲的自己吐血失态。

  可这一刻,他迅速运转五禽吐纳术,他甚至做好了被冲击到吐血的准备。

  可是……袁硕嘴巴张大,眼睛瞪圆。

  什么情况?

  神秘能被他迅速吸收,但是,还是和之前一样,暖流,好像温泉一样,缓缓划过心底,舒服。

  吸收神秘能,向来都是痛苦的代名词。

  可他居然体验到了舒服,那种温暖到了骨子里的舒服。

  “啊!”

  袁硕忍不住轻声呻吟一声。

  李皓嘴角抽动了一下,老师叫的……有些……有些不好说,老猫叫春就这样!

  下一刻,袁硕陡然站起。

  双眼充满了震撼和骇然!

  这不是神秘能!

  他看着李皓,死死看着,这绝对不是神秘能,他袁硕什么神秘能没见过,就没见过这种的,哪怕医疗类型的神秘能,入体的时候,其实也是痛苦的。

  只是医疗类的神秘能,痛苦之后,会强行愈合一些伤势。

  可这种,截然不同!

  袁硕不说话,默默体验着。

  他比李皓强多了,见识多太多了。

  他感受着,分析着。

  “愈合……蕴养……蕴体……蕴神!”

  袁硕眼中的惊骇,肉眼可见。

  他甚至感受到,心脏处,那一直有些残破的心脏,上面还有伤痕,此刻都在缓缓愈合。

  可是……太少了。

  他太强!

  这一杯水,太少了,少到心脏上的那个伤口,足足有五厘米左右,此刻愈合的都不到半厘米。

  十倍的暖流都不够!

  而且越到后期,越难愈合。

  可是……这……真的太珍贵了。

  这是什么?

  袁硕实力强大,五禽吐纳术也强,一下子就将暖流全部吸收,完全没有什么外泄,都不够他吸的,哪来的外泄。

  而且星光能,本来就比神秘能好吸收。

  没了!

  这一刻,袁硕先是有些欲求不满,有些渴望,下一刻,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轻叹一声。

  有些说不出的遗憾,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些笑容:“还行,不过这东西……你留着自己用吧!你的剑,不简单!只是这种神秘能,应该很少……你别浪费了,省着点用。”

  “老师,有效果吗?”

  李皓则是一脸期待,没在意老师说什么。

  “一般!”

  袁硕笑呵呵道:“就那样吧!”

  他了解超凡物品,上面存储的神秘能不会太多。

  他老了!

  全部吸收了,也不见得有什么效果。

  还是留给这小子自己吧!

  给自己的话,那就有些浪费了。

  这一刻,袁硕心思万千,甚至有那么一刻,有些冲动……搁在以前,也许直接就要来了。

  可如今,算了吧。

  年纪大了,心软了,再加上知道这种能量不多,冲动很快熄灭,袁硕啊袁硕,别破坏你在学生眼中的慈师印象。

  “一般?”

  李皓闻言有些说不出的失望。

  没什么作用吗?

  不会啊!

  当然,可能是老师太强了,这杯水太少了?

  想到这,李皓不甘心,又急忙道:“老师,再来几次……”

  “算了!”

  袁硕打断了他。

  李皓还是不甘心:“老师,肯定是你喝的太少了!您太强了,所以没效果……这杯水我就是试试,再多点,应该还是有点作用的……我家的一条狗,前天喝了一杯,毛都亮了许多!”

  李皓迫不及待道;“老师,喝水不行就直接吸收一下看看!我昨晚也吸收了,大概是一杯水的10倍的量,还是有点作用的……”

  袁硕:“……”

  他就这么默默地看着李皓。

  一条狗,喝了许多?

  昨晚李皓吸收了10倍的量?

  什么跟什么啊!

  此刻,袁硕有些迷糊了。

  就李皓那小玉剑,那么点大,蕴含的神秘能有多少,他闭着眼睛都能猜到。

  可是……李皓到底在说什么啊!

  李家的剑,难道真的不同寻常?

  这一刻,袁硕保持不住高人形象了,咳嗽了一声,声音有些压抑到低沉的地步:“你……小皓啊,你是说,这种能量,你还有许多?”

  “不知道啊!”

  李皓摇头:“但是我昨晚吸收了一些,感觉流出来的神秘能,不见任何减少!我觉得,应该还有不少,说不定老师全部吸了,有点作用的。”

  “不见减少?”

  袁硕摸了摸胡子,又看了看李皓:“你刚刚泡水,就是随便泡泡?”

  “是啊!”

  “……”

  袁硕揪断了一根胡须,吹了口气,吹走了胡须。

  他再看李皓,眼神有些变化了。

  真的?

  怎么可能!

  “你……要不……要不你给我吸一下试试看?”

  袁硕有些按耐不住的动心,之前他想着给李皓留着算了,可一想到这孽畜,连狗都喂,不是个人,瞎挥霍,那我……那我再吸一点看看?

  李皓见老师同意了,反而松了口气,急忙取出了玉剑,将玉剑递给了老师。

  袁硕接过玉剑,微微凝眉。

  没感觉到什么超凡气息!

  自我保护,还是沉眠状态?

  或者需要李皓来激发?

  俚曲中的兵器,看来不一般,这和他之前见过的一些超凡物品,有些不同。

  “能吸出来吗?”

  袁硕想了想,轻轻运转了一下吐纳术,下一刻,一股暖流汹涌而出!

  “啊!”

  袁硕一声呻吟,忽然觉得舒服到了骨子里,简直比年轻的时候寻花问柳都要舒服。

  好多!

  好浓郁的特殊神秘能!

  真能吸出来!

  这一刻,袁硕有些神游天地,整个人都飘了。

  他有些醉了!

  强大的神秘能,汹涌而出,朝他体内流淌。

  这一刻,他心脏疯狂开始吸收这些神秘能。

  而他的体内,不止是心脏,血管深处的一些破裂细纹,也迅速吸收,骨骼上的一些伤痕,也在吸收,他全身上下,无一不在吸收这股神秘能!

  他的身体,好像极其渴望获得这些。

  因为他曾是即将斗千的超级武师,大宗师一般的人物。

  而这也代表,他留下的暗伤其实很多。

  飘飘欲仙!

  这一刻,袁硕忘了自己想着要给李皓留一点了,他太渴望了,渴求这些神秘能。

  这是仙丹灵药!

  吸一点,再吸一点,我就再吸一点点……

  心中,泛现出这样的念头。

  片刻后,袁硕以超然的大宗师心态,陡然惊醒,瞬间醒悟。

  能在这种状态下,恢复冷静,袁硕的心态,简直超凡!

  他一手捏着玉剑,一手握拳,平复心中的震撼。

  他看向李皓,眼神彻底变幻了,陡然冷声道:“你麻烦可能超乎想象的大!”

  “……”

  李皓茫然,你不是在吸收神秘能吗?

  忽然说这个,难道老师要打劫我?

  他想说,我还有一把刀,玉剑是祖传的,要不老师换一个抢?

  “这东西……超过我所见的一切超凡物品,盯上这东西的人,可能知道这剑的宝贵之处,若是知道,你麻烦绝对超乎想象!对方也一定志在必得,关键在于……这把剑,可能没解封!”

  是的,没解封!

  以袁硕的见识,都有些震动。

  这把剑,十有八九还没解封。

  他所吸收的神秘能,也许只是剑中储存的一部分神秘能,并非最宝贵的,真正宝贵的还是剑。

  就这样,此刻袁硕都差点忍不住了。

  可想而知,一旦解封,这把剑到底会引起多少人的侧目。

  “银城八大家……”

  袁硕呢喃一声。

  小小的银城,在他想来,哪怕传说有个八大家,那又如何?

  世界之大,银城小的可怜。

  这里的八大家,还能有多厉害?

  可这一刻,他忽然有些怀疑了。

  难不成,和古文明还有点联系?

  一把没有解封的剑!

  这一刻,他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心脏伤势,居然恢复了三成,简直不可思议。

  这岂不是说,再吸收了三五次,心脏伤势恢复?

  然后再吸一两次,全身暗伤消失?

  再吸一两次,自己……自己难不成还能肌体恢复到年轻时候的巅峰,可以冲击一下斗千?

  别闹!

  我都放弃了,死心了……我还能冲击斗千?

  那……那我冲击斗千之后,再冲击一下超能……我……我岂不是……比前几年还有希望?

  咽了咽口水,按耐不住的去想。

  心脏,也开始跳动起来。

  他看着李皓,忽然道;“你告诉其他人了吗?”

  李皓有些心有戚戚,干嘛这语气,老师真要打劫?

  “老师……镇定,镇定一点!我没告诉其他人,就我知道,哦,还有一条狗。”

  “那就好!”

  袁硕点头,下一刻,忽然觉得有些不太对。

  我也知道!

  李皓这小子,口中说他知道,还有一条狗……这话听起来怎么像骂人呢?

  “不要再告诉任何人!”

  袁硕叮嘱了一句,又道:“还有……你这白痴,应该连我也不要说!”

  李皓讪讪:“那怎么行!老师,《五禽新书》和《五禽吐纳术》那么珍贵的东西,您说给就给了,还有,这几年您也一直照顾我,我就是不告诉我爹,也得告诉您啊!”

  “呵呵!”

  袁硕嗤笑,“你爹在土里,合着你也想我入土呢?”

  “……我没这意思……”

  “行了,心意理解了!”

  袁硕说完,看了看手中的玉剑,随手丢给了李皓,沉默了一会,开口道:“我觉得,这种神秘能还是有限的,不能乱挥霍,养狗,喂狗,你是真的不当人!”

  “老师,您感觉如何?”

  “还行吧!”

  “那老师多吸收点……”

  “不用了!”

  李皓也是聪明人,刚刚老师的震惊他看到了,此刻,李皓沉声道;“老师,这次我很危险!神秘能虽然好,但是我怕我没命用!老师若是真能晋级斗千,或者成为星光师,起码我还有命在!”

  “在我这躲着,躲一年!”

  袁硕眼神有些璀璨:“一年后,你要是能多吸收一阵这种神秘能,打好根基,我保你破百!最起码以破百武师身份晋级星光师,如此一来,一年后你超能,哪怕在巡夜人中,也不是弱者!”

  “老师,您确定我在这躲着有用?对方得不到这东西,要是传出去,引来其他人,或者引来巡夜人的觊觎呢?”

  此刻,李皓也是面露狠色:“老师,您都说珍贵,以您考古多年的见识都觉得是宝贝,那其他人呢?现在,最好的办法是杀人灭口!”

  李皓张牙舞爪,给自己壮声势:“银城八大家的俚曲,也许很多人知道,但是他们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可杀张远的那家伙,也许就知道具体情况!毕竟在他人眼中,银城只是小地方,超凡物品,不值一提,起码不会引起大人物关注!”

  “而我,没有这个本事!要是老师可以晋级,干掉那人,那对我而言,反而是一种保护……难道说,老师没把握晋级或者没把握杀了那家伙?”

  “……”

  袁硕呆呆地看着这个学生,半晌才怔神道:“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狠了?杀人灭口这话,就这么挂在嘴上了?”

  我没教过啊!

  我教这小子的,都是修身养性,好好读书,没教过他杀人灭口的话啊!

  李皓笑了起来,笑的有些像小狐狸,“老师,我好歹在巡检司待了一年,什么案子没见过,什么案卷没看过,看多了,早就习惯了!”

  这一刻,袁硕觉得,巡检司有些误人子弟了。

  李皓变坏了!

  有些痛心疾首的感觉,我培养的,想培养的,其实是个好人。

  “老师,能吸您就吸,您这么厉害,就吸了这么一点,感觉还没我昨晚吸的多!”

  “……”

  袁硕还有些扭捏,李皓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痛心疾首道:“老师,便宜了外人,不如便宜老师了!老师就直说,吸了能不能晋级?不能的话,我也许可以找刘队长试试,他晋级了,也许也很厉害……”

  “放你的屁!”

  袁硕大骂:“他刘隆有什么本事和我比?别说刘隆,就是他爹,当年号称银月三枪之一的银枪刘昊,见了我,也得趴窝,乖乖喊声硕爷!”

  李皓没说话,只是有些八卦,刘隆他爹,也是武师吗?

  还号称银月三枪之一,只是银枪……不太好听啊!

  淫枪?

  感觉和采花贼一样!

  “也罢!”

  这一刻,袁硕忽然眼神雪亮,“既然你都不在乎,我袁硕还扭捏,岂不是有些丢人?罢了罢了,那就吸!大不了,等我成功了,给你抢一点好东西回来弥补!”

  此刻,他眼神雪亮到了骇人的地步!

  “若是我真能恢复伤势,恢复暗伤,晋级斗千……哪怕我不成超能,斗千武师,也敢战这天下!区区二十年,我就不信,小小银城,真的无斗千一席之地!”

  此刻,袁硕彻底放开了!

  机会,希望,一切近在眼前!

  他看向李皓,神情极其郑重:“放心,我真把这剑吸空了,我也会想办法将八大家其他几家的兵器抢回来!”

  话落,不再丝毫扭捏,五禽吐纳术发挥到了极致。

  一股浓郁的神秘能传荡而出!

  “滚!”

  就在此刻,一声怒喝传荡,袁硕冷喝一声:“老子传我学生五禽秘术,谁敢靠近,让你们试试破百武师老了,是不是真的杀不了人!”

  一声怒喝,四周,瞬间安静。

  外围保护他的那些人,监视他的那些人,纷纷消失。

  没人敢偷窥一位破百武师传授秘术,除非巡夜人中的强者来了,否则,弱小的巡夜人,遇到了袁硕,也可能是送菜。

  何况,还没到撕破脸的地步,这一刻,天地安静了。

  猛虎虽老,虎威犹在!

  李皓虽然没看到暗中人,可此刻,也是心潮澎湃。

  这就是自己的老师,当年武师一道的顶级强者,哪怕到了超能横行的时候,依旧能够威慑四方。

  “斗千……”

  李皓默念,期待万分,斗千武师和红影,谁更强?

  老师……一定要成功晋级啊!

  这才是最大的底牌,最大的靠山。


  https://www.ganqing5.com/book/64397/414752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ganqing5.com 感情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ganqing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