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文学网 > 星门 > 第10章 银城执法队

第10章 银城执法队


  晚上10点。

  轰隆隆!

  一阵车鸣声响起,寂静的老街,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这一刻,灯光耀射,整个老街区域都活了起来。

  ……

  张家门前。

  李皓默默地看着这一幕,他不希望太高调,但是情况到了这地步,他已经开始和红影有接触了,李皓也转变了思路。

  大隐隐于市!

  高调,也许也是另外一种低调。

  高调到,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就是为了给张远报仇,没有别的目的,没有别的发现,不得不借助外力,不知道背后存在的危机,不知道内情,就胡乱折腾。

  这样的李皓,也许是一些人希望看到的李皓。

  年轻,冲动,莽撞,但是讲义气!

  有头脑,但是缺乏一些算计。

  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

  这就是李皓要树立的一个形象!

  降低敌人的戒备心,又不会让人觉得特别蠢,太蠢了,李皓如何能入袁硕法眼,那就真的太假了。

  没走一步,李皓都会去思考,这一步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失去什么?

  明明只是取走一块小石头,他却是大张旗鼓,弄的满城风雨!

  而动静如此之大,就是为了遮掩他取走了一块小石头,传出去,恐怕都没人会相信,而这就是李皓需要的结果,越是夸张,越是没人会往这方面去想。

  轰隆隆!

  皮靴踩地的声音传来,一队全副武装的巡检,迅速包围了整个老街,很快,张家门口,也都是巡检司的巡检。

  巡检司的司长没有过来。

  但是,李皓一眼认出了人群前方的那位壮汉,巡检司执法队的大队长,甚至可以说是巡检司真正的二把手。

  说是和机要室室长王杰同级,实际上权柄完全不同。

  执法队的大队长刘隆,块头不小。

  没有穿黑色巡检服,而是穿着便服,外面披着一件风衣,在这个季节,并不合时宜。

  李皓却是知道,风衣之下,也许就是密密麻麻的武器。

  这位执法队大队长的作风,他知道。

  很强硬,也很彪悍的一个人。

  银城巡检司,在银城还是很有地位的,这位大队长手上人命都不少。

  “谁是李皓?”

  刘隆一步上前,脚下皮靴甚至踩碎了地上的石子,隔着老远看到的李皓,眼神一个闪烁。

  厉害!

  是个高手!

  巡检司也许没有超能神秘者,然而,也有一些搏击高手,还有一些实战高手,都是以一敌十的存在。

  这位执法队大队长,显然战力不弱。

  “报告,我是李皓!”

  李皓也迅速上前,站直了腰杆,挺胸而出,声音干脆利落。

  “银城巡检司机要室三级巡检李皓!奉命查案,见过刘队长!”

  “哼!”

  刘隆一声冷哼,声音格外的冷厉。

  如同利剑的眼神,投向李皓,带着一些森冷,带着一些威严和怒火:“李皓,作为巡检司一员,你是巡检司的耻辱!”

  李皓皱眉。

  刘隆声音极大,带着一些不甘和愤怒,如同猛虎咆哮,甚至不在乎任何人听到。

  “巡检司是什么?是执法机构!是整个银城唯一,也是最关键的执法机构!你作为巡检司一员,有任何发现,任何危机,完全可以直接通过巡检司寻求帮助!”

  “为何通过外人之手,干涉巡检司执法?”

  刘隆声音极大,带着猛虎般的威慑力,一步上前,靠近李皓,这一步,好像跨越了百十米,眨眼间就出现在了李皓眼前。

  李皓心中一凝。

  真的高手!

  他见过刘隆,却是没有见过这种状态下的刘隆,李皓觉得自己还是小有身手的,可他相信,自己在这位面前,也许连枪都拔不出来。

  这……算是神秘者吗?

  还是说,这只是普通人锻炼到了极致,产生的一种威能?

  李皓有些被威慑住了,低下了头颅,带着一些颤动,低声道:“不敢!我只是寻求我老师的帮助,没想到会让巡检司这边大动干戈,因为我没证据,所以没好意思寻求巡检司帮助……”

  刘隆哼了一声,又好像认可了这样的回复,冷漠道:“没有证据,那就找!为何不好意思?说说,此地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皓压下心中的震动,低声道:“自焚案,我已经上报,不知刘队知否?”

  “知道!”

  “我和张远是好友,今晚我想来查查,张远家是否有什么线索,因为我确信张远是被人杀害,而不是死于意外……”

  李皓镇定了下来,沉声道:“我来张远家,好像有人在跟踪我!不止如此,我和张远很熟悉,他家我经常来,我发现被封锁的张家,居然被人动过,非但如此,我在张家院墙外,还发现了一些可疑的脚印。”

  李皓迅速道:“张家这边,早就没有什么人了,这条街大半都搬迁走了。张家在街道最深处,按理说这里是不该有人来的……”

  “带我去看看!”

  刘隆说话,不容反驳,下一刻,转头看向后面那一大队人马,冷声道:“封锁整片街道,挨家挨户地搜查,查问是否有陌生人来此!”

  “不许放走任何人!胆敢反抗,就地击毙!”

  “是!”

  一群人领命,迅速行动,动作都极快,很快整个街道都喧闹起来。

  ……

  而李皓没管这些,带着刘隆到了张家围墙外的一处阴暗之地。

  不需要李皓说什么。

  刘隆是老巡检,一眼看到了地上几个浅浅的脚印,他迅速蹲下,仔细查看了一番,眼神微微有些变幻。

  “哼!”

  刘隆眼神发冷,身旁还跟着几位执法队精英,此刻都默默无声,等待着队长的命令。

  “吴超,你来看看!”

  刘隆并未说什么,而是让跟着他的一人上前查看,那人要专业的多,手上还戴着白色手套,迅速蹲下查看。

  片刻后,在李皓眼中只是几个脚印的线索,这位人到中年的瘦弱巡检,却是给出了很多东西。

  “嫌疑人,男性!身高180左右,体重不知,脚印浅薄,痕迹最深的,应该是两个小时前左右留下,最浅的,恐怕超过半年。”

  “实力不弱,从留下的脚印来看,不低于二等,可能更强!”

  此话一出,李皓有些古怪,但是没说话。

  刘隆倒是不在意这个,也知道李皓这个机要室文员可能不知,淡淡道:“执法队给危险分子定级,不考虑武器之类,单纯从身手来分的话,执法队将这些危险分子分为三等!”

  “一等最强,三等最弱!”

  “能正面杀了你们一个机要室成员的,那就是三等悍匪!”

  李皓有些尴尬,轻声道:“我们机要室总共28人,还有一些老巡检……”

  言外之意,刘隆是否夸张了。

  刘隆那是一点也不客气,冷笑一声:“你机要室室长王杰,之前倒是不弱,有点本事,否则也混不到室长一职!可自从多年前调职进入机要室,早就生疏,不再锻炼。如今,我执法队,哪怕寻常一位执法队员,也能要他的命!更别说被我们定为危险分子的悍匪!”

  “你要明白,不是所有匪徒都配被我们定级为危险分子,凡是有定级的,都是极其危险的人物!”

  “三年前,银城发生一起灭门惨案,一夜赤手空拳击杀胡家32人的那个混蛋,就是我们所说的三级悍匪!”

  “银城多年来,能被定级的匪徒没有几人。”

  此话一出,李皓倒是了然。

  三等悍匪,居然就这么可怕了。

  当然,这是执法队的定级标准,不是通用标准,机要室这边倒是少有人提。

  想到之前那个巡检,也就是吴超口中所说的二等甚至一等,李皓眼神微变,不算太意外,那位可能是神秘者,而执法队定义的,一般也就是一些普通人。

  是二等还是一等,甚至超越一等,都很正常。

  李皓只是惊讶于,哪怕只是三等悍匪,居然都这么厉害,那神秘者可能超乎自己的想象。

  而且,他更惊讶于对方只是看脚印就能判断出许多东西。

  此刻,那个瘦弱中年,也就是刘隆口中的吴超,侧头看了一眼李皓,带着一些有些渗人的微笑,轻声道:“小李同志,是不是觉得我胡说八道?”

  李皓急忙摇头:“没有,只是好奇吴大哥的本事……”

  “银城古院的学员,这么谦虚的吗?”

  吴超幽幽笑道:“古院的学员,一个个眼高于顶,你倒是不一样,不过也对,你退学了,现在也是巡检司一员!”

  好像故意在李皓面前展露一般,吴超轻轻一蹬脚,弹跳的极高,瞬间落地,在地面上留下一个脚印。

  此刻,吴超幽幽笑道:“身手不同的人,落地的反应不同,留下的脚印深浅不一,甚至整个脚印前后部位,哪个部位先落下,落地的具体姿势,都能还原出来!”

  “再由他的落地姿势,进行反推,从而也能判断出更多的信息……现场发现的脚印,深浅不一,落地之时,应该是从几米高的高地落下,留下的脚印却是不够深,代表对方可以轻松控制全身肌肉……”

  他解释了一番,正常情况下,没这个必要。

  可眼前的李皓,是今晚的当事人,也是古院退学的学员,但是还是和古院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多说了几句。

  而刘隆一直默默听着,并未阻止。

  等吴超说完了,刘隆冷冷道:“行了!他又不是执法队的,没必要说太多!”

  李皓笑了笑没说话。

  而刘隆看向四周,再看看张家老屋,冷声道:“胆子不小,杀人之后,居然还在这监视多日!”

  吴超幽幽笑道:“队长,对方胆子大,那不是正常的吗?咱们银城执法队……也未必能奈何对方。”

  “奈何不得?”

  刘隆眼神瞬间冰寒无比,“那也未必!有些人,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不把一切放在眼中,可这些年来……咱们银城执法队,难道没杀过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

  此话一出,其他几位执法队员,都是幽冷一笑。

  而李皓,却是心中微动。

  什么意思?

  难道这位说的是神秘者?

  银城的执法队,杀过超能神秘人?

  就在李皓想这些的时候,刘隆扭头一看李皓,声音依旧冰冷:“小家伙,有时候要相信执法队的实力!我知道你找袁教授,也许有自己的想法,看起来你不蠢,你能耗费时间,从如海的案卷中,找出六起自焚案,并且并案处理,代表你是个有耐心,有智慧的人!咱们巡检司,需要你这样细心的人!”

  “你没找执法队,顾虑很多,刘某都懂!”

  刘隆声音淡漠:“但是,你要记住了,强龙不压地头蛇!你也许知道,这六起案子,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甚至超越我执法队所谓的一等悍匪!但是,那又如何?”

  刘隆身上煞气忽然浓郁起来,带着一些冰寒之意,风衣起伏。

  “在银城,是龙也得盘着!不是没了巡夜人,就办不成事了!巡夜人当中一些弱者,本队长也不是没有揍过!”

  一声冷哼,代表着这位队长的不满。

  而李皓,却是有些目瞪口呆。

  真的假的?

  关键是,这位居然直接说出了巡夜人,直接道破了李皓的心思。

  他知道李皓猜到了什么,觉得这案子涉及到了神秘力量,显然,这位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依旧没有去找巡夜人,看样子是准备让执法队自己处理。

  哪来的自信?

  这一刻,李皓脑筋迅速转动,下一秒,有些尴尬,低声道:“队长的意思我不懂……”

  “虚伪!”

  刘隆冷喝一声,“有什么不懂的!你一个能在无数案件中查出6起自焚案的家伙,看的案卷一定无数,你不懂谁懂?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巡夜人的存在!没什么可顾忌的,别人不敢说,不代表巡检司不能说!巡夜人再厉害,也有人管着!”

  “李皓,记住了!巡检司和巡夜人,那是一明一暗,都是一个上级部门管着!严格来说,我们都是同僚,说说怎么了,他们还能如何?巡夜人第一大忌就是对自己人下手,也不敢,更不会!所以,只要你行得正,怕什么巡夜人,直接骂他们都没事!”

  “……”

  李皓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位,有些目瞪口呆。

  真的假的?

  大家忌惮不已,连说都不敢说的巡夜人,怎么在这位口中,好像不值一提一样。

  就在这时候,刘隆身后,一位年纪不算小的女巡检轻笑一声,玩味道:“小家伙,队长也许有些吹嘘,不过正如队长所言,没必要太忌讳什么!大家不提,只是因为那些家伙太晦气,每次出现都代表有大案发生,是不祥的预兆。”

  “胡说什么!”

  刘隆发怒,因为他的队员说他吹嘘了!

  女队员笑了,笑的风情万种,也不在意,再次看向李皓,笑道:“队长和我们,有兴趣和时间和你说这么多,其实是想告诉你,机要室多没意思,小李皓,来执法队如何?”

  李皓这次真的愣住了。

  什么意思?

  而刘隆,依旧冷着脸,却是语气平和了一些,“我看你有点小聪明,也有耐心和义气,还算能过眼!来执法队,给你二级巡检,主要做一些案情分析……”

  女队员再次插话,带着风情万种的笑容:“简单来说,执法队需要精英人才!尤其是你这种能在万千案件中发现关键,串联六案的文化人!执法队的粗人多,做事全凭经验和身手,案件分析能力不强。有时候明明发现了一些线索,却是无法继续追查出更多,不得不放弃很多案子。”

  “包括张远自焚案,其实执法队隐约也曾发现过一些端倪,只是当时没往深处想,加上其他五起案子,执法队都没在意,没能串联到一起,否则,早就开始并案处理了!那自然也就知道,这案子不简单。”

  他们居然是来拉人的!

  李皓无语的同时,也是有些意外。

  执法队居然要拉自己进入他们的行列,要知道,这位队长,刚刚到现在,都是一直冷言冷语,李皓还以为刘隆对自己很不满呢。

  而刘隆再次开口,依旧是那张冷脸,“你加入我们,自焚案才有希望更快的破除!就算执法队真的无法解决,大不了找巡夜人来处理,我们找他们,顺理成章!你指望你的老师去找,还不知道欠下多少人情!”

  这话,一下子戳中了李皓!

  这位队长不简单!

  就这么一句话,让李皓有些断了让袁硕帮忙的心思,因为正如他所言,找老师,老师得欠下大人情的!

  刘隆很快高冷道:“先这么说,自己考虑!此事只是小事,爱来不来!执法队不缺精英!当务之急,是抓到那个家伙,通知大家,都小心一点,是个高手,也许还是超能者!”

  说罢,刘隆迈步就走,朝张家宅院走去。

  而李皓急忙跟上,正在思考着怎么让这位推平张家大宅,虽说这是小远的家,可人都不在了,为了给小远报仇,李皓相信小远不会在意的。

  不等李皓开口,刘隆就主动喝道:“来人,搜查张家!若是搜查不到任何有用线索,直接推平张家,掘地三尺,还是没有收获,那就放火烧了宅院,我倒想看看,一直盯了这么久,到底想找什么?老子一把火烧了,哪怕是超能物品,也得现身!”

  “……”

  李皓暗暗吸气,我还没说呢,这位看起来莽,实际上……真莽!

  当然,这也是一个极好的办法。

  不管你们在找什么,我一把火烧了,你真想要,你会不会现身?

  这位的办案风格,还真是……真是符合李皓的口味啊!

  “执法队……”

  李皓也是巡检,对执法队不陌生。

  可今日,好像重新认识了他眼中无能的执法队。

  这位刘隆队长带领的执法队,真的那么无能吗?

  可执法队,如同筛子,这也是事实,李皓上报的案子,一眨眼就被泄露了,这也代表执法队内部也是一团糟。

  就在李皓思考的时候,之前那风情万种的女队员,忽然凑近了李皓,笑的灿烂:“小李,队长就是这性格,别介意!你也是巡检,当知道一些执法队的行事风格。队长还是很希望你能加入执法队的,别看他说的不在意,实际上很希望你能和我们成为队友。”

  “这……”

  李皓被弄的有些懵,有必要吗?

  自己只是上报了一件案子罢了。

  女队员轻笑一声,声音降低了一些:“队长之前就说,执法队什么都不缺,不缺战力,不缺武器,不缺权柄,可是唯独缺了一位细心而又和执法队关联不大的聪明人!”

  李皓迅速思考这话的意思,还没等他想完,女队员就轻叹一声,幽幽的话语在李皓耳边响起:“执法队,内鬼不少啊!队长想清理门户,可惜有心无力,空有一身好本事,却是连人都找不到,又不愿伤了大家的心,不能大张旗鼓地查……你来,也许也有这个目的,希望你能用你的智慧,查出自焚案的细心,一点点剥丝抽茧,将执法队的蛀虫找出来!”

  李皓一愣!

  刘隆知道!

  不但知道执法队有内鬼,还有心去查,只是好像顾忌很多,一直没有动手。

  刘隆招揽自己,居然是想让自己当这把刀,这是李皓完全没想到的。

  就在李皓迟疑的刹那,女队员又幽幽笑道:“考虑一下吧!你朋友的案子,也许很麻烦,今晚做做样子罢了,也许最终还是需要巡夜人插手,而你加入执法队,就有希望和巡夜人一起参与,否则,机要室是没资格参与这起案子的!”

  “你为了你朋友,甘心退学,进入机要室查了一年的陈年旧案,一年下来,也够了,难不成还想继续在机要室养老?”

  李皓再次有些走神,他发现,今晚倒是自己走神比较多。

  印象中无能的执法队,却是一次次颠覆他的想象。

  眼前这几位,没一个简单的。

  哪怕拉人,也是句句说到了李皓心坎中。

  这一刻,李皓忽然有些担心,刚刚提前取出了石刀,不会被执法队发现什么吧?

  之前,他担心被红影一方发现,却是不担心被执法队发现。

  刚刚刘隆说拆屋烧屋,李皓都觉得没什么事了,可是……执法队会发现烟囱上的问题吗?

  替换的石头,能瞒住他们吗?

  “算了,一切都推到红影那边,反正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李皓心中暗暗说着,有些忌惮起来。

  果然,人不能太高估自己了,他以为一切都很顺利,没想到,执法队这边却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自己在机要室一年,还真小看了巡检司。

  “加入执法队……”

  李皓继续跟着,却是已经有些走神了。

  冷酷霸道的队长,风情万种又句句戳中人心的女队员,一眼就能看出无数线索的吴超……这执法队,有些藏龙卧虎的感觉啊!

  连自己小看的执法队都如此,那巡夜人呢?

  自己之前还妄想加入巡夜人……李皓真怕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些人太老辣了,和他们在一起时间长了,李皓觉得自己什么都瞒不过去。

  这一刻,李皓忽然觉得有些凉飕飕的。

  “外面的世界好可怕,机要室简直就是儿童乐园,还是机要室舒服!”

  李皓抖了抖脑袋,再看前面的刘隆,忽然觉得,这位说要拆房烧房,是不是有试探自己的意思。

  通篇没问过自己有没有发现什么,找到什么,好像一切都不需要问。

  如此一来,反而让自己更加忌惮了。

  “自己刚刚没笑吧?应该没有!”

  李皓回想了一下,有些庆幸,幸好自己还算稳健,哪怕刘隆说了自己想要做的,自己也是面不改色,嗯,值得表扬!


  https://www.ganqing5.com/book/64397/413044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ganqing5.com 感情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ganqing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