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文学网 > 迷失在一六二九 > 六九零 职业选手上场

六九零 职业选手上场


        祝大家中秋快乐.

        欠更的三次我记着呢,会设法补上。另外,圣诞节迷失和骑士的书友群有活动,具体请看群通知。  ——

        周边人群中响起了一阵小小哗然,尤其是那些明朝官兵中间,交头接耳的,都流传着一个词:

        “这不就是丹书铁券么!”

        而解席在这一片讶声中,也抬头朝庞雨那边看了几眼他原本并不想把伐木队那帮死鬼加进来的。他对那帮人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在解席看来若不是那帮伐木工全无作用,哪怕稍微给力点呢,自家护卫队的伤亡也不会这么大,还连累的庞雨也受伤。

        但庞雨终究说服了他。说既然你要搞这么个仪式,就不如顺带着在本地人中间树立几个典型,也好收揽人心在这个冬天里,他们前后收容了大约两三万难民,一部分运走了,但更多还留在营地里。就算这其中混进了不少奸细,但绝大多数人毕竟还是想着要好好过日子,对他们提供的粮食和住所也抱持着感激之情的。在本来就很不错的感情基础上,再略略加上一把火,便足以将“友善”的声望提升到“尊敬”甚至“崇敬”了,哪怕只是在这一次的军事行动中起到作用,也是惠而不费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解席之所以能在这伙人中间爬到领头羊的位置,一个最大好处便是他肯听人劝。所以即使心里依旧不大乐意,却还是从三十几个本地死鬼中找了几个典型出来当然都是死的比较壮烈的,有很多人能作证确实是冲上去与后金兵搏斗,不敌被害,给个烈士待遇倒也不算亏心。

        至于其他牺牲者,有些是伤口在背后,有些则是无声无息死在某地,事后只找到尸体却没人看见遇害过程,那就只好给点抚恤金算了当然不可能有庞雨当初许下的赏格那么高,毕竟大部分杀伤的鞑子兵和那些伐木工没有关系。庞雨想要收揽人心,但也不想平白无故被人看成是冤大头。

        此后几位棺材上盖着军旗的死者家属也得到了解席的军礼对待老解在这方面确实很了得,不管他内心是怎么想的,对人敬礼作秀时始终能保持一丝不苟,在言谈举止中最大限度的表达出了对那些本地人烈士的尊重和惋惜。而这一点恰恰是庞雨自忖绝对做不到的,所以对由解席担任这个小团体的头儿也只能写一个大大的“服”字。

        老解的这一番表现连对他知根知底的庞雨都能镇住,那些本地军民自然更不用提,一个个几乎都要趴伏到地上去对于早就习惯了被后金和明朝军队欺压侮辱的本时代平民来说,这种来自军人,而且还是一支强军首脑的尊重态度绝对是他们以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奇迹!

        于是在解席朝他们敬礼时那些人的膝盖多半都是软的,跪下磕头几乎是他们唯一能做出的“正常反应”.若是真这样宣传效果可就差多了解席那么高的个子,本来敬礼就差不多是朝着人家头顶,若是脚边趴一个砰砰砰猛磕头的,哪怕他姿势再怎么完美无瑕也变笑话了。

        好在庞雨预先有所防备,事先在每个站在棺材面前的本地遗属身边都安排了两名仪仗兵,这时候悄悄出手,摆出搀扶协助的姿势,实际上却硬是把人给撑着,不让他瘫跪下去,还是直着身子受了这一礼。

        但对于周边那些人,就连庞雨都没办法了这个时代的平民当真是卑微到了骨子里,关键是连他们自己都这样觉得到了仪式的后半程,周边难民们几乎都是跪在地上的,倒是将始终肃立的琼海军成员衬托的愈发高大。

        至于那些前来观礼的东江军成员,要说琼海军对平民百姓这么“谦虚”,会让对方鄙视他们?其实却恰恰相反:在这一场仪式之后,那些东江军的军兵官佐见了琼海军人都愈发客气,甚至就连东江镇总兵黄龙,现在碰到一个琼海军的普通小兵都脸上带笑,言语温和,比起以前更是谦逊到了十分没办法,谁让老解表演得那么投入,让人觉得每一个短毛兵都是金贵无比。若是得罪了他们中哪一个,搞不好会有真正的短毛老爷亲自出来找场子。

        而那些东江军的底层兵士则更是多方打探,询问如何才能加入琼海军。不过问了以后多半失望其实琼海军的招兵门槛对外宣传起来并不算很高,甚至可以说是很宽松:在他们琼海军管辖范围之内,有居住超过一年时间的家庭成员,便可自愿参军。说的更具体一些,便是海南,吕宋,台湾三地的住户,与父母双亲或者是老婆孩子在本地生活超过一年的,便有了报名参军的资格。

        但这仅仅只是有资格而已,真正去报名参军的话:身体素质,家庭状况,还有平时的言谈举止都会被细细清查一遍也怨不得他们如此小心,琼海军的武器和战术都超过这个时代太多了,外面抱着特殊目的想要混进来,学习技术,了解战术,或者干脆是只想偷了武器逃跑的人也太多。尤其是他们与大明帝国之间的特殊关系,连锦衣卫在琼台吕三地都有公开站点的,根本不可能完全阻隔来自对面的渗透。

        他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尽量把这方面的麻烦缩减到最低庞雨等人在各处招收流民,给吃给穿收获了无数人心,但他们从来不在这些人中间招兵。只有当这些人在海南本土建立起家庭,生活了超过一年以上,并且经过基层组织的日常考察,没有暴露出什么可疑倾向之后,才会被当作可靠兵源看待。

        招进来之后至少还要经过半年的军训,期间在思想上的改造和教育也必不可少,军队是个大熔炉这句话在琼海军中那真是无比贴切,哪怕本来怀着异心的,在这个阶段也能扭转过来不少,或者至少会露出些马脚。

        可即使如此多方防备,军队里每年也总会发生数起逃跑事件,有些是带枪的,有些只是空手,对于这些人的追捕和惩处十分严厉,连他们的家人都会受到牵连,但依旧无法阻止叛逃事件发生有些人进来就是抱着特殊目的,事后调查起来连家庭成员都是假的,那真是没法子预防。

        向锦衣卫问罪?人家两手一摊说这不是我们安排的,我们确实不知道,你能拿他怎样?而且这话还真不假明朝政府对于地方上的控制力很低,某些地方军头或世家大族自行决定向短毛军中派遣钉子,朝廷根本不可能知道,也管不了。周晟廖勇这些人都是锦衣卫中少有的“亲髡派”,整天还琢磨着想通过正规途径从琼海镇买武器呢,不可能用这种小手段坏了他们自己的前程。

        所以时至今日,琼海步枪流散在外面的着实不少,纸壳子弹的原理也不再是秘密。黑市上甚至出现了仿造的琼海步枪,手艺还很精致。好在步枪可仿,子弹却仿造不起来关键在于底火,别看那只是一枚不起眼的小小铜片和极少量****,其间所需的化学技术支持绝对不是明朝作坊能解决的。只要琼海军这头牢牢控制住****原材料,就不必担心外面大规模山寨仿冒他们的军火。

        ……言归正传,通过这次葬礼,解席算是成功完成了对难民营内部的整合与清理工作。琼海军在本地军民心目中的威望再次得到了极大提升。到如今虽然还不敢说难民营中绝对没奸细了,但至少可以保证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其内部讯息不会再轻易泄露出去以前那些奸细只需要防着正宗的短毛绿皮,而在这一次仪式之后,他们若再有什么鬼祟举动,撞见的每个人都随时可能去汇报,不露马脚的几率太低了。

        所以现在即使还有后金细作混在营中,也只能老老实实潜伏着,不敢轻举妄动。而在解决了内鬼问题之后,接下来,解席就将目光投向了营地外部,整个旅顺半岛的安全方面。

        徐磊那边带人封住了半岛的陆上出入通道,海面也有巡船来回转悠,后金若在半岛上还有伏兵,这段日子一定是非常难熬的老解不慌不忙先花几天时间梳理内部,也有故意晾一晾外头,削弱对手战力的考量在内。任是你铁打好汉,在野外露宿个三五天,吃干粮睡野地还不敢举火,那身体和精神状况肯定都大受影响,到时候再去收拾,就要轻松多了。

        解席原打算亲自出马的,不过后来被庞雨等人提醒,说咱们队伍里有个人比你更合适干这活儿第一营的副营长黎阿水,三团中最优秀的神枪手。当初跟北纬庞雨等人一起大闹过马尼拉城的。他本就是海南岛上黎族猎户出身,寻踪觅迹追捕猎物乃是老本行,虽说辽东的林子跟海南岛上有些差异,可终究比解席这个半吊子野营爱好者要强得多。

        解席一想觉得挺有道理的,而且自从肖朗受伤,实际卸下了第一营营长的职务之后,第一营一直就是黎阿水在带着,解席几次想要干脆提拔他担任一营长,却又担心委员会那里通不过他们内部不成文的规矩:到目前为止,营长这个级别的职务全都是由穿越众“自己人”担当的,解席要想捅破这层玻璃天花板,非得有相当充足的理由才行。让他带人钻老林子去抓捕后金伏兵,立下足够战功显然是条不错的途径。

        主意已定便不再犹豫,当天便让黎阿水带着第一营出发,开始对整个半岛进行清理行动。而解席这边则继续耐心筹措军备物资,为下一阶段的大规模战事做准备战事一开,又是与后金这样的强敌作战,会打成什么样子谁都不知道,准备肯定是越充分越好。顺便,也等一等海南岛派来的援军,看看后方会给他什么样规模的支援。

        解席并没有等待太久,大约二十来天之后,来自海南本岛的补给船队便在老虎嘴码头靠了岸,那位站在船头的带队军官却让众人都吃了一惊居然是北纬!后面还跟着满脸跃跃欲试表情的魏艾文与无精打采的叶孟言二人,以及若干解席庞雨等人都很熟悉的老面孔都是白燕滩主基地的保卫人员。委员会还真够意思,把直属基地的警卫营给派出来了!

        码头上,前来接人的解庞肖几位对望一眼,不约而同都把目光投注到前排士兵手中的武器上果然,不再是熟悉的琼海步枪,而是换了另一种大家原本都认识,但最近几年中却已经有些陌生了的型制五六式半自动!而在魏艾文和叶孟言肩背上斜挎着的那两支,则更是外形与其类似,但却有着长长的弯弹匣,枪管也要略短一些。

        “好家伙,新武器这么快就装备部队了?冯博士她们动作好快!”

        肖朗喃喃道,解席的视力更好,又仔细看了几眼后摇摇头:

        “后面大部分人还是背的琼海式,就前头十来支新枪,估计只是来作测试。”

        “哼哼,那也够猛了,上次遇袭时我手中就两把小手枪,若是换成了冲锋枪,哪怕只有一支呢,那几十号人算个毛线!”

        庞雨望着小叶子肩上新枪,满脸凶狠道。

        等到船队靠上码头,部队依次上岸,北纬带着他们那种熟悉的坏笑,率先走到了三团众人面前。

        “听说你们被后金兵用特种战术搞得很狼狈?”

        他先是低头看了看庞雨裹满石膏绷带的大脚丫,又看了看肖朗犹自苍白的脸色,之后撇着嘴摇摇头:

        “所以说么,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交给专业人员来干。你们最擅长的终究不是这个,特种战这种事情,还是让我来陪他们玩儿吧。”(未完待续。)


  https://www.ganqing5.com/book/405/5690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ganqing5.com 感情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ganqing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