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文学网 > 迷失在一六二九 > 六八一 儿童营(下)

六八一 儿童营(下)


        能说出这种话的,当然只有肖朗了解席回头看了看这位坐在轮椅上的固执同伴,笑着摇摇头:

        “还是那句话,老肖,这里距离海南岛太远了,补给线跟不上啊!”

        类似这样的争论,在这一个月中已经发生过无数回,既然肖朗始终不愿放弃,解席也不介意与他争辩一番,反正按老杰克的医嘱:让肖朗多说说话,对他腹部肌肉的恢复有好处,权当就是帮他做康复训练了。

        见解席又把老掉牙的补给线拿出来作理由,肖朗很是不屑的撇撇嘴:

        “你这话拿去哄别人还行,跟我说就太假了威海卫基地已经基本成型,眼下所有补给都是从那里运来的。从威海到这边海路才一天时间,算什么远?”

        “可是威海卫本身并不产粮食,那边运来的所有东西,还是要从海南岛千里迢迢送过来的。”

        对于解席的理论,肖朗并不回应,只是轮椅把手上悬挂的一个小布口袋中摸出一包烟来,从里面抽出一支,放在鼻子下面嗅一嗅,挑衅的看了解席一眼,脸上满是鄙视之色。

        解席一愣,无奈耸耸肩:

        “好吧,我承认烟草和卷烟都是山东产的。但那只是经济型作物,主要用来朝大陆上赚钱的,威海卫基地能提供的军用后勤物资可没多少。”

        话音未落,却忽然听到儿童营那边传来一阵欢呼声却是那边开始执行每天固定的活动了只见营地里头,几位穿着琼海军服的教官推着小车,车上满是一箩筐一箩筐热气腾腾的煮鸡蛋。孩子们排成队伍,依次从教官手中接过鸡蛋,有些当场就剥开吃了,但更多还是小心翼翼藏在衣袋里,准备带回去给家里人。

        看到这一幕,解席脸上不禁显出几分得意之色让孩子们务必要从穿着琼海军军装的人手中领取鸡蛋,乃是他专门提出的要求,在解席看来这就好像袁世凯小站练兵时通过发军饷向官兵灌输忠于自己的理念一样,他也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让这些孩子们从小就树立起对于琼海军的好印象,以后自然成为他们琼海镇的铁杆。

        不过正在他洋洋自得时,却听肖朗嗤笑了一声,抬手也从布口袋里摸出一枚鸡蛋来,不紧不慢在轮椅把手上磕开,几口吃掉,方才嘿嘿冷笑道:

        “可怜南海在山东那边辛辛苦苦养鸡养猪,日夜不停地往这里输送,到你这儿居然只换来一句‘没多少’……啧啧啧,我可真替他叫屈。”

        解席脸上顿时十分尴尬这么多新鲜鸡蛋当然不可能是从南方千里迢迢运来的,连旅顺这边都能够开始执行吴南海力推的“每日一蛋”政策,当然说明他那边的养鸡场已经十分兴旺了。包括养猪场也是这次过年时从威海卫专门发过来几条船,船上全是屠宰好的白条猪。于是当天晚上旅顺岛上所有人,包括东江镇的全体官兵,全都吃上了一顿热气腾腾的红烧肉。

        不过也正是在这顿大肉之后,便很少看到新的难民从后金那边跑来了,看来正是这几船猪肉让皇太极彻底断了用人口拖垮琼海军后勤的心思有吴南海负责后勤工作,想断琼海军的粮?这难度绝不下于在战场上直接击败他们。

        连续两次被打脸,解席终于显出几分恼羞成怒之色,于是干脆耍起了无赖: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已经争论过很多次了,伙计,既然谁也说服不了谁,那就没必要再浪费时间吧。”

        肖朗顿时哑然嘴上占上风又如何,人家不跟你扯了。转头却见庞雨也笑眯眯看着他,知道这位绝不是自己能说服的最近这段时间他已经尝试过无数次了,当然也失败了无数次。

        但他依然想要努力一下:

        “庞雨!你在这里也下了很多功夫的,难道当真舍得将其全部移交给东江军那帮人?他们能干得好?能把这份事业继续下去?”

        指着热火朝天的儿童营那边,肖朗嘶声叫道,庞雨叹了口气,终于正面回应了肖朗的言辞:

        “我们当然会把人都带走……你说的不错,真要想留下,后勤部门不惜代价的话,这边也能维持下去可我们为什么要花那么大代价勉强维持这里呢?作为在大陆上的跳板?咱们已经有个威海卫基地了。政治上的需要?天津明显更合适。招募人口?直接从大陆上招募显然比从这里更加快捷更方便……还没那么多奸细混杂其中。”

        见肖朗口唇翕动,庞雨又加快了一点语速,在他开口之前抢先说道:

        “比起威海卫基地,旅顺这边唯一的优势,是更适合作为与后金作战时的桥头堡可与后金作战在我们近期的选项之中吗?既然不打算主动出击,又有什么必要在这里设立一处有可能遭到后金直接攻击的基地呢?肖朗,你应该清楚,旅顺口现在的局面看起来还不错,但却是以延缓威海卫基地发展速度作为代价的那里的很多物资,补给,都被挪用到这边来了。”

        稍稍犹豫了一下,但庞雨最后还是摊开手:

        “也许你有你的想法,可对于第三团来说,我们并不需要旅顺,至少近期内不需要。”

        此言一出,边上解席脸色微微变化,而肖朗更是心情激荡,抬手恨恨在轮椅把手上捶了一下:

        “可惜我没能成功建立起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在这方面发言权还是不如你们。”

        解席和庞雨互相看看,笑了笑肖朗这话可不够“政治正确”,若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听到,没准儿会给他带来些麻烦。不过眼下这边只有他们三个人,有些言辞就不必那么谨慎小心了,反正大家的政治智商都不低。

        肖朗先前利用解庞二人的疏漏,借助委员会之力,暂时性取得了第三团及威海卫基地的领导权。但是第三团毕竟是由解席庞雨等“琼州十三太保”一手创建起来的团队,而琼海军这个大集体的本质,其实便是由若干这类小团体,小山头所组成。肖朗作为机械组的首脑人物,仅靠委员会的一纸命令书,终究不可能真正取得第三团这座山头的控制权如果委员会当真能做到这一点,就连肖朗自己也会不安心的,因为这意味着他在机械组的地位也随时会被剥夺。

        所以肖朗对第三团以及整个威海卫基地的领导权,只能算是临时借用,一旦解席重回山东,或者哪怕是庞雨站出来,他就只能归还。这一点肖朗自己也非常清楚。故此他从一开始的策略就是“借鸡生蛋”借助第三团的兵力,去新开辟旅顺口基地,希望以此带领机械组摆脱在大集体中仅仅是作为技术团队存在的局限,而向军事和政治方面谋求更大发展。

        计划初期执行得还不错,一场大战更是在旅顺口这边打出了全新局面。可惜来自后金奸细的几支暗箭让他的一切后续计划都成了泡影。解席等人带来的紧急医疗支援保住了他的性命,但对于他另立山头的计划,人家可没义务继续协助到底。

        大家一块儿在这处小小半岛上熬了整个冬天,彼此间该说的话都说过了,不该说的也都心照不宣。对于肖朗的念头,解席和庞雨自是早就心知肚明。故而无论他怎么舌灿莲花,这边两位也只是笑笑。哪怕庞雨其实已经出于习惯,把旅顺口这边经营的很像个样子,连经济收入的渠道都建立起来了,可对于这处基地的未来,他还是只有一个字:撤!

        而解席的回应则更为直接:

        “嘿嘿,伙计,你在要求代理一营长的时候我可没阻挠,你在向整个三团发号施令的时候我也没干涉……咱们给过你机会了,功败垂成只能算你运气不好……不对,应该说还是你自己太性急了,非要仓促打那一仗,否则何至于给对方刺客抓住机会。”

        “所以你们为了不让我的想法实现,宁肯放弃掉这边已经建立起来的大好局面?放弃掉一营血战而来的成果?那一战是我指挥的,可参予的战士全都是你老解的部下啊,你当真能忍心?”

        肖朗悲天悯人的拍着轮椅,但这回轮到解席撇嘴了:

        “唉,兄弟,大家都知根知底的,还作什么夭呢……出兵旅顺本就不符合大集体的总体战略方针好吧,你非要试一试,我们也放手让你试了,没成功能怪谁?”

        既然已经摊开来说,庞雨也不再遮遮掩掩,摇头道:

        “如果你仍然想要往军政方向发展的话……还是不要走捷径了。海军最近正在大力建设陆战队,第四团已经预定由凌宁出任团长,以阿文为首的第五团好像也在酝酿中了。你这次回去后不如向委员会申请建立以机械组武装为班底的第六团吧只要你能说服机械组的其他人。”(未完待续。)


  https://www.ganqing5.com/book/405/5689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ganqing5.com 感情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ganqing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