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文学网 > 迷失在一六二九 > 三 造反!攻城!

三 造反!攻城!


        “琼海207”号轮,自海口市出发的时候基本满员满载,连船员带旅客船上共有一百七十六人。经过昨晚的突然变故,前后约有三十人失踪……算下来,跟过去看热闹的人群也足有一百多,其中绝大多数都是青年男性。以现代人的营养条件和健康状况,就算赤手空拳,光凭体力也肯定比明朝海南岛上的土著村民要强不少。

        至于明朝军队,特别是沿海部队,除了戚继光时代,那就是有名的弱。曾经有记载说一队二三十人的倭寇从浙江舟山登陆,一路抢劫屠戮了好几个省份,最后甚至到南京城下转了一圈,沿途几十万明军居然不敢拦截,任凭他们抢够了施施然离去……打不过总能跑得掉。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解席才没有阻止他的团员们跟去看热闹。

        所以他只是专门叮嘱老马:如果遇到危险,第一时间把那对老头老太给弄回来,其他人就不用管了。大家普遍都穿的旅游鞋和适合在野外行动的长裤,在丛林里要跑不过人家穿草鞋的那可真是天晓得了。

        然而事实永远都是这么离奇:本来这一大伙人跑到人家城镇门口看这看那,甚至还摆姿势拍照玩的好不热闹,那些当地人早关了城门躲在里面不敢出来。可李老先生却偏偏突发奇想要跟本地人聊聊,最好还能进城看看……老马也不可能一直盯着他,结果一个眼错不见老人家就跑到城门口叫门去了。

        门倒是给他叫开了——从里面窜出几条汉子把老先生一把按倒拖了进去。城头上稀稀拉拉又射了几根箭下来,然后旅游团这边就炸了锅,一群人乱喊乱叫着到处乱窜。这下子城门里面看出破绽,一帮穿着破破烂烂的衙役兵丁冲出来,也就几十个人,但却把旅游团彻底冲散了。

        于是所有人都撒丫子逃跑,就连杰克这大高个儿也不例外。就好像一群被猎狗追赶的野牛——其实在场每一个现代人都要比那些南方土人个子高大,那些当地人平均身高大约只有一米五。

        最后大多数“野牛”还是顺利跑掉,不过母牛和小牛多半是要倒霉的——老马在和其他几位团员忙着把老太太抬回来的同时,也注意到有人被拉倒拖走了,基本都是女生,其中也包括了那位漂亮的冰山美人……这就是穿高跟鞋穿越的下场。

        “哦,这下子麻烦大了……”

        庞雨和其他同志一样,听到这里的时候,首先就把目光投向了在座那两位目光严峻的武警战士。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们终究不能再稳坐钓鱼台了。

        唐健,王海阳——那两位武警依然十分镇定,除了通报姓名之外,他们没说其他任何多余的言辞,这时候也只是默默听着。

        “要把人救回来,而且还要快!”

        这是大家都赞同的结论,无论先前是否认识,既然在这同一条船上就是伙伴了。大家一起流落到这个时代,能够彼此依靠信任的也只有现代人,少一个都是损失。

        但在采取什么手段救人方面,大家却产生了严重分歧。按老马的提议,是希望两位武警战士能出面帮忙,大家一起冲进城去救人,毕竟他们还拥有现代化的枪械。

        “那城门就是几道木栅栏,我们船上有辆悍马,一冲就能冲进去。然后直接占领县衙仓库等要害部门,俘虏官员,瘫痪对方的指挥机构……”

        老马甚至连具体的作战计划都提出来了,但包括庞雨,解席等几个较为稳重的依然表示出疑虑。

        光凭两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的火力,能否压制住整个县城的兵力?他们的子弹可不是无限。枪械在这个年代的震慑力其实还远不如现代,真要硬打起来,那点子弹几个连射就光了。《黑鹰坠落》这部片子在场大多数人都看过,这边的火力远不如美军,而明朝土人却肯定比现代索马里市民野蛮多了。

        而且打完之后如何收场也是个大问题,这么干一下子之后他们就是和明朝政府直接敌对了。明军再怎么无能毕竟是一个国家的政府军,海南岛上至少有一个琼州卫的武装编制,大几千号人呢。这边船还在沙滩上搁浅着,连跑都没办法跑,如果明军调动大部队前来征讨,这场穿越之旅毫无疑问将以团灭而告终。

        所以庞雨建议是否考虑派人去谈判,明朝官员的腐败和他们的无能一样出名,一艘现代化的客船上很容易就能找出几件让当地人心动的东西,想办法贿赂当地官员,把人赎买回来也是一种可行性方案。

        但这个计划最终被否决,因为时间上来不及。如果光是李教授一个老头儿失陷,可能还不会吃什么亏。可现在同时还有好几位女同志被捕……

        一晚上的时间,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了。

        于是最终方案还是回到武力解救上,只是在火力不足这一点上大家都深感头痛。最后只好打算让所有青壮年男性一起出动,把船上的菜刀,锅铲,消防斧,还有做扶手的镀锌钢管都拆下来作武器,相信总比当年的倭寇强一点。至于后续问题,只有留待后续解决了。

        就在这时候,先前一直没开口说话的两位武警终于有了动作,那位名叫唐健的副班长在和同伴小声商量了一段时间之后,站起来向大家宣布:

        “其实,我们船上并不是只有两支枪。”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停住了脚步,而接下来唐健宣布的消息更是让所有人喜出望外。

        这两位武警战士所负责押送的,乃是一起不久前刚刚破获的大案主犯。而这位老兄所犯下的罪行,恰恰正是自造枪械。

        王若彬是海南省东方市某机械修造厂的下岗工人,在家里搞了一个规模很大的黑枪作坊,从双筒猎枪到制式武器无所不包。案发时他刚刚做好一批仿冒的五四军用手枪准备上网销售,结果买货的恰恰是警方线人。

        现在这批罪证连同整个黑枪作坊的全套机械都静静躺在“琼海207”号轮的某间单独隔舱里,原计划是要运到广州,在作为警方政绩展览后就一同予以销毁的。连子弹都有,不算多,但每把枪配一个弹夹还是有的。

        不过在配发枪械的时候,唐健还是控制的很严格:只有那些当过兵,并且有实际开枪经验的人才被允许领到一支正规枪械,而且要在事后交还。

        具体到个人头上……解席,老马,老美医生杰克(他自称去过伊拉克),以及一个名叫北纬的哥们儿——就是这位兄弟率先在海滩上搭帐篷钓鱼。人看起来独了点,但接受指令时毫不犹豫,一看就知道当过兵的。此外还有其他十几个人,剩下没拿到五四的则瓜分了隔舱里所能找到的全部杂牌枪械——只要能配得上子弹。

        庞雨没能拿到制式武器,但也被编入了首批的突击队,因为团队需要他对于中国古代城市的知识,人冲进去至少要能找到衙门的位置不是?所以庞雨最后也得到了一只枪,枪身很大,枪管很长,做工比较粗糙,适合外行使用,威力也不小。庞雨以前在网上见过这东西的照片,在国内的黑道上这家伙相当有名,俗称“五连发”的就是它。

        和他一样被编入突击队的“技术人员”还包括了领航员黄晓东,作为本地人,至少是三百年多年以后的“本地人”,突击队希望黄晓东的方言能够与当地人取得交流。

        在唐健与王海阳忙着编制突击队伍的同时,机修工老郑带着其他几十位同志正忙着把那台“悍马”从倾斜的船甲板弄到沙滩上去。这活儿不太容易,不过靠着人多,几十号人硬是把悍马给抬起来,再用绳索慢慢吊运,最终还是成功把这台大家伙弄到了地面上。

        “悍马”当然是国内的山寨品,不过性能看起来还不错,发动以后很轻松就在松软沙地上跑出了八十码,这边试车结束,那边队伍整编正好也完成。没啥好多啰嗦的,一前一后两支分队立即出发了。

        这次救人的队伍规模比先前略小一点,但也有将近百来号人的样子,不过这次带队的可是正规军人。唐健和王海阳把队伍分成了甲乙两部分,甲队是突击队,四十来号人,素质和装备都是最好,他们负责冲进县城去救人,然后视情况决定占领还是撤退。

        乙队的人手还稍多一点,大概有五十人,都没有军事经验,但都是自愿参加这次救援行动的热血青年。他们中大多数都在为先前的逃跑行为感到丢脸,决心通过行动把面子挣回来。他们的任务是在城外接应支援,万一甲队攻势不利,他们还能作为预备队使用。

        因为所有枪械都被用来充实了甲队,乙队成员只能利用船上的各类器具武装自己,用瑞士军刀绑在不锈钢管上做成的长矛,或者拿哑铃改造成的锤子……这些装备虽然杂乱,但在材料上可都是货真价实,再加上体格优势,真打起来乙队相信也不比明军差——当然,仅限于杂牌军。

        王海阳和老马两人走在最前面开路。唐健驾驶悍马车跟在后面。车上没载人,突击队员们都跟车步行。为了节约蓄电池,车辆连前灯都没开,就靠前面引路人的微弱手电光照明。

        半途中解席和庞雨都被叫上了车,唐健正拿着一张老马根据记忆画出的简易地形图在上面指指划划。临出发以前唐健询问过不少人,已经基本摸清对方城外状况,所以他现在主要感兴趣的,还是城内。

        “这种小城镇地形不可能太复杂,平面多半是一个‘十’字形,如果更简单一点就是‘丁’字甚至‘一’字,咱们冲进去以后沿着最宽的道路开就行。县衙的大门开启方向一定是正南……”

        庞雨介绍着他所了解的知识,而唐健则很仔细地在图纸上记录下来,更追问一句:

        “县衙大门有什么明显的标志物么?”

        “噢,理论上在门口应该设一面大鼓,便于老百姓击鼓鸣冤的……”

        “很好。”

        唐健收起记录纸,和后面乙队队长通过对讲机简单交谈了几句,安排接应事项。他那从容镇定的样子让庞雨很是羡慕。

        “唐队长,你以前杀过人么?”

        唐健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枪毙过死刑犯。”

        “那……有什么感觉?”

        “没什么,每次事后喝顿酒去去晦气而已,那种补贴没人愿意留的。”

        唐健淡淡回应,口气中带着一丝淡漠,但却让庞雨哆嗦了一下,不由得握紧手中的五连发。

        大约走了半个多小时,这支队伍再次来到那座土城之前。庞雨这还是首次过来,看看那座城门,唯一感觉就是相当的……袖珍?大小跟一座牌坊差不多,大门都没有,就是一排木头栅栏挡着。两边土墙也很矮,三米都不到。

        墙头上稀稀拉拉点着几根火把,隐约可以看到有人在巡逻。唐健在门前空地边缘停车,摸出望远镜观察现场。而王海阳和老马则小心摸近城门,检查将要冲击的线路。

        “认准了人再开枪,不要误伤队友,但该开枪时也别犹豫,只要判断对方有危险动作就先开枪,打致命处!”

        唐健简短的作了一个战前动员,这时候侦查员也返回,报告一直到城门口都没陷阱。队长点头,让事先安排好的突击队员们统统上车,大家都把摩托车头盔戴上——突击队员一人配了一个。至于其他甲队成员,则自己摸到城头下面的死角去,尽可能靠近城门。

        城头上虽然有火把,但照耀范围不过四五米远,更远的地方由于反差反倒更加黑暗,而且这时代大多数平民由于缺乏动物蛋白,都患有很严重的夜盲症,再加上这边队员全部穿的深色外衣,甚至是丛林迷彩……结果一群人偷偷摸摸都贴到城墙下面了,那上面还居然一无所觉。

        看到大家已经就位,唐健点点头,回头向车上突击队员们下达了最后指令:

        “枪口朝上,手指不要扣住扳机。背靠背互相抵住,撞击前弯腰低头。冲进去后别下车,我们直接冲击县衙,街道上交给其他战友处理。”

        说完这些话,唐队长便发动了机器,巨大轰鸣声骤然响彻空地,城墙那边传来惊恐杂乱的言语声。而这边唐健只是空档踩足油门,当机器转速达到最高时猛踩离合器,同时打开车前大灯!

        两道绚烂白光从车前射出,宛如利剑般刺入无边黑暗,在城头上下一片惊恐叫喊声中,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山寨版悍马吉普车,一头撞向大明崇祯二年的古老城门!

        几下轻微的碰撞,甚至都没什么感觉,庞雨发现他们已经冲过两道木栅栏。几块木头碎片打在他身上,怪痛的。

        城门洞里簇拥着两三个人影,车前大灯清晰映照出他们由于惊恐而扭曲变形的脸庞。个个都大张着嘴似乎是在嚎叫,但庞雨没能听到叫声,就感到几下比较剧烈的碰撞,人全被撞飞了。

        车上,老美杰克忽然发出一声不忍心的叹息,低下头。

        “这位队长让我想起在伊拉克的日子,那时候我们也都是这么开车的。”

        “这位兄弟肯定在坦克部队干过。”

        一直默不作声的北纬忽然来了这么一句,而前面唐健居然也回头:

        “正确。”

        说完这句话以后,唐健便继续驾车在路上飞奔,街上空无一人,偶尔有人把门打开一条缝也立刻重新关上。这是好事,可以让悍马少造点孽。

        对于一辆时速达到六十迈的吉普车来说,这座城市显然小了点,没过多久悍马车便开到一处十字路口,正是庞雨所说的城镇中心。正南方向,一座颇为气派的红漆大门紧紧关闭,大门两侧有石头狮子,木架,以及一面大鼓。

        “嘎吱”一声,吉普车拖着长长黑刹车印子正好停在门口,车上七八条汉子从四面跳下,大门口本来好像站着些人的,但远远看到灯光就已经一哄而散了。

        大门紧闭,但这根本难不倒现役军人——唐健和王海阳下车走到旁边围墙处略看一眼,王海阳半蹲下,摊开双掌并拢让战友跳起在踩在自己手上,然后用力一托,于是唐健就攀上了两米多高的墙头。

        趴在墙头朝里面看看,转手把王海阳拉上去,然后两人便一起纵身跳下,院子里立即传来叱呵打斗的声音,但却没枪声。

        还没等庞雨解席等人感到担忧,县衙大门就被王海阳从里面打开了,五六式步枪依然背在两位武警战士背上,他们身边则横七竖八躺着四五个人,有抱着肚子的,有捂着脖子的。都还有气,只是在挣扎呻吟。

        进门之前,庞雨特地抬头,看了看顶上匾额。

        “临高县治……原来我们攻打的就是临高县啊……四百年前的临高。”

        大门冲进去之后是正堂,再后面通过角门应该就是县太爷的私邸,边角门居然没锁,解席上前一推就开了,他刚感到诧异,却赫然看到院子里迎面站着一人,张弓搭箭正在瞄准着他!

        解席还没来得及感到惊愕,背后已经传来清脆枪声。“砰”,是个点射,对面那人都还没来得及松开弓弦,胸前就开出一个大血洞,鲜血狂飙,那人在满脸惊诧与痛苦之色中愕然仰面倒下,临死前手中仍然紧紧攥着长弓。

        解席回过头,唐健面无表情的站在他身后,五六半已握在手中,枪口处还冒出淡淡蓝烟,解席冲他点点头。

        “谢啦,欠你一条命。”

        “战友之间不说这些。”

        唐健冷漠回答,随即上前顶替了解席的位置,王海阳紧跟其后,两人摆出互相掩护的姿势,这回,枪都握在手里了。

        …………

        不过此后他们就没遇到什么抵抗了,随着周边厢房房门被一脚一扇的踢开,所有人都被赶到院子里面集合,制压官府的任务算是顺利完成。只不过除了一堆乱哭乱叫的女人和仆役,进攻者并未找到他们此行的最终目标——本地官员。

        “难道人已经逃跑了?”

        解席正在沉吟的时候,他身上携带的对讲机发出了信号,拿起对讲机倾听一阵之后,解席这才松了一口气,笑吟吟抬起头来:

        “当地官员已经被抓住了,还是个县太爷,是被乙队给抓了。”

        在场众人对望一眼,脸上都有点讪讪。

        后来问起缘由知道,原来这一晚上临高县城里这些本地人也同样吓得厉害:在首次发现“倭寇”探子出现在城门口之后,城里立即封闭城门准备防御,后来果然打退大股倭寇的“进攻”,还抓了几个,但这反而更让当地人害怕——竟然有一百多人的大股“倭寇”忽然出现在城外,这可是海南几十年来从来没遇到过的事情!

        虽然“打赢”了一阵,但知道大批倭寇还在城外,这个县官还算比较警惕,当夜就没敢放松,一直带人在城墙上巡守。晚上顽敌果然卷土重来,不过这一次攻势之猛烈却远远超出了当地人的想象。

        当那辆悍马车突然冲破城门的时候,这位县官大老爷刚好就在城门附近,亲眼看到三个城门土兵被那怪车撞出去百十步远,当场丧命。此后冲进来的大批匪徒手中火器之犀利更是超乎想象,仓促围上去的几十个土兵刚照面就被一排火铳放倒,连靠近交手的机会都没有!

        作为沿海地区,海南岛上居民曾多次听闻过倭寇的凶残,但并没有亲眼见过。眼前这些人个个身材高大,而且专用火器远程攻击,和传说中身材矮小,喜欢用大刀近身劈砍的倭寇形象并不一致,不过那种勇猛凶悍的劲头却足以让人丧失一切勇气。县太爷不过是个文官,哪儿见过这等架势,一看城池已破便想朝城外逃跑,结果正好一头栽到乙队手上。

        县官虽然被抓,战斗却并未结束。唐健,解席,庞雨等人终究是一帮现代人,并不了解这时候明朝政府官僚运作的实际情况,特别是战时体制。他们原以为压制住当地官衙就能控制局面,所有计划也都是由此而定。结果真打起来却发现:这里的武装力量并不完全控制在县太爷手中,而是由一名千户所掌握,最重要的建筑也并非官衙,而是官仓。

        那名千户也堪称果断了,一发现城门被破,城池眼看不保,立刻当机立断决定烧掉仓库。幸亏这里是海岛,气候潮湿,前不久又刚刚下过一场雨,火头没能烧起来,反而引起负责维护秩序的乙队队员注意——要阻止本地无赖趁乱抢劫,特别是放火,这一点唐健在分配任务时倒是反复叮嘱过的。他们武警部队处理群众事件不在少数,每次都会碰到这类趁火打劫的家伙。现代尚且如此,何况古代。

        所以唐健专门安排了乙队在随后入城维护秩序,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乙队队员前去阻止放火,却碰上城中最大的一股武装力量,伤了十多个人。不过甲队的火枪手们立刻赶到,唐健过来一看这架势立即想到官仓的重要性,马上下令强攻。

        乒乒乓乓一通乱枪之后,县仓里面横七竖八倒了一片——全都是当地人。这些士兵抵抗的应该说很英勇,但他们碰上的对手实在太变态。

        ——头上戴着摩托车头盔,身上穿了两三层的外套,最外面都是厚帆布牛仔衣或工作服,还特意用水浸湿了……最前面十多个突击队员都是这身装备,其防护能力比起当时流行的棉甲恐怕还要强一点,更何况,这批人作战方式还不是肉搏!

        当时县衙土兵们已经排列出了一个挺完善的防御阵形:手中长矛一致对外,任何试图靠近的人都会同时遭到三四根枪刃攻击,这一招据说还是当年戚家军流传下来的战术,对付倭寇屡建奇功。然而这次他们碰到的敌人根本没想靠上来,一顿排枪后土兵就统统倒地,连举团牌的都没例外——而那原本正是专门用来防护火铳铅子的。

        …………

        等到天亮时,大明崇祯二年的临高县城已经完全落入这批悍匪之手。不过和传说中专门烧杀抢掠的倭寇不同,这帮人居然没有任何劫掠意图。反而把十多个趁乱企图放火抢劫的地痞无赖给打死了。所有人都被要求呆在屋里不许上街,语言虽然不通,凶狠的表情和动作却足以表达这层意思。

        被俘人员都被救了出来,还好都没受什么伤害。李老教授那副文质彬彬的学究气质起了大作用,在这个时代读书人总是很受尊敬的,他甚至没被投入大牢,被关押在文庙里了。当突击队员们找到他时,老人家正兴致勃勃研究文庙里那些文物呢。

        女孩子们也还算好,她们被集体关在了一间小屋子里,看守她们的是几个半大孩子,好奇心很强,一直挤在门口朝里面张望,但总算没什么出格的举动。姑娘们提心吊胆熬了半宿,然后便听到了外面的喧闹和枪声,看守者们自然一哄而散,于是便很轻松的获救了。

        一切看起来都挺简单,不过不简单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公元1629年,大明崇祯二年,来自“琼海207”号轮上的旅客们终于确信:他们在某种奇异条件下,穿越将近四百年的时空,来到了大明王朝。

        而他们来到大明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攻占了一座县城。


  https://www.ganqing5.com/book/405/5683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ganqing5.com 感情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ganqing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