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文学网 > 迷失在一六二九 > 七四一 庄园(一)

七四一 庄园(一)


  张陵的婚礼说是要大操大办,其实终究没能搞得很夸张——他在这里没有乡党,没有亲戚,朋友也就那么些,邀请不来多少亲朋。若真是不分亲疏胡乱邀人,那就变成借机敛财了——且不说他自个儿想不想,这里可是短毛管辖的琼州府!

  ——在那位“赵老爷”眼皮子底下这么干?就算张陵属于大明朝廷的编制,他可也没这个胆子。

  不过规模虽然不大,仪式还是办得很隆重。张陵专门请了琼州府中最近刚刚兴起的“婚庆公司”包办这一切,他除了掏钱之外啥都不用管。那帮人果然也不愧是职业的,至少在张陵所期望的,给新娘子的那种重视和宠爱感觉,他们是完全作出来了。婚礼上一些适当的小游戏,小哄闹也恰到好处的渲染出了喜庆气氛。

  就是张小妹有点不满足——她一直试图撺掇她嫂子穿上那种西洋式的白色婚纱,这个在婚庆公司里也有租借的。她嫂子确实颇为心动,私底下悄悄试穿了好几回,也花钱租回来了。但是在真正出席仪式的时候,终究还是没好意思穿出去,仍然是换了传统的大红吉服,搞得张陵那套西装也白租了。

  当然了,张陵在这里待了好几年,本地亲族虽然不多,朋友总还是交了几个的。别人不说,海南岛上那些大明臣僚,肯定都要给面子来捧个场。文武殊途之说在这里已经不流行,他们在这儿都是大明忠臣,互相联系密切一点也是理所当然。

  所以张陵婚礼那天,海南岛上所有的大明文官武将尽数出席,倒也坐满了好几桌。主要是以知府程叶高为首的文官系统来了不少人,武臣的人数就不多,毕竟短毛允许大明派遣文官上岛,武将却受到严格限制。这里除了张陵自己外就一个本地锦衣卫统领周晟——他俩倒是关系一向密切。尤其是周晟的夫人,很快就和张太太成了闺蜜,并且在帮助她适应本地,快速融入到海南岛特有的生活氛围中,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不过当天在婚宴厅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亲友一号桌——这张桌子上坐着的全是真短毛,为数还不少。不仅仅是原本就在琼州府的赵立德,迟正杰等人,包括琼海军最出名的骁将北纬,也专程从临高赶来给参加张陵婚礼,同时带来了那边朋友的祝贺。

  ——张汝恒与短毛交好,这个很多人都听说过。他也正是凭此才能以明将身份却还在海南岛上继续带兵。不过这关系真正好到什么程度,还是要这种时候才看得出来。

  “替我跟解老大说一声多谢。”

  在敬酒的时候,张陵低声向北纬道,后者并不知道解席跟他聊过些什么,不过还是笑着点头答应。之后便是赵立德,迟正杰等人依次上来敬酒祝贺。等到一番行酒结束,大家重新在桌子边坐下后,在迟正杰目光示意之下,北纬拿出一个纸袋,递给张陵。

  “老张,新婚大喜,兄弟们合伙帮你凑了个份子,也算是大伙儿的一片心意。”

  张陵接过,道一声谢,正要交给旁边张小妹收起来——今天她负责收红包。赵立德却示意他打开看看。张陵愣了愣,中国人可不太习惯收礼之后当面打开,不过北纬也让他打开。于是张陵打开纸袋,里面却是一整套文件,包括房契,地契,以及一本不动产的清单目录小册子。

  张陵顿时有些愕然——这件礼物可有点重。

  “一座庄园,或者说是种植园。就在琼州府向东五十里外,作为咱们第一批推出的成套商业地产。现在那里已经有一套现成的房子,以及开垦出来的五十亩熟地。不过庄园本身的土地面积是五百亩,剩下的都还是些荒地,你得自己去找人开垦,平时肯定也要你安排人手去经营的。”

  迟正杰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份礼物的实质,而张陵却有些犹豫道:

  “可是……我们家在这里没什么人啊,我也不可能跑去乡下务农的。”

  “当然不需要你亲自照管,安排管理人员就行了——比如嫂夫人就能胜任。我们提供的是全套服务。卖给客户的不仅仅是地皮和房屋,也包括了后续照管的业务:包括种植园应该怎么经营,种哪些农产品销路最好,怎么种……都会有相应的农场工作队给你们提供服务。”

  “前三年的服务费用都是包括在地产售价里头的。一般来说有个三年时间,你们家自己招募来的农户应该也能接手了吧?如果不行的话,你还可以雇佣那些工作队继续干下去,当然那就得付钱了。或者也可以把庄地直接租给农场,让他们定期给你付租金。”

  迟正杰这段时间显然没少跟人谈起这些,一番话说的滚瓜烂熟。而张陵果然也和那些客户一样,起先听得两眼放光——这条件确实很不错,更何况他自己还不用掏钱。

  只是过了片刻,张陵却低声叹息道:

  “我是家中长子,要是在这里安了家的话……爹娘那边如何尽孝啊?”

  换了旁人,面对这等好事肯定是毫不犹豫,可张陵毕竟是个相当传统的明朝人,在这里接受了短毛的新思想,但从小养成的忠孝节义观念却不会改变——他是长子,是整个家族的继承人。对家族负有责任的,而他们宝鸡张家的根可是在陕西。

  “不是说你已经被家族除名了么?上次你半夜拉兄弟们起来喝酒,闹腾了大半夜,好像就是因为收到家里来信,说你爹亲手把你的名牌扔出宗祠了?”

  北纬还真是有够直率,这话说得一点不带遮掩的,张陵苦笑了一下,低声道:

  “这次又给放回去啦……悄悄地。”

  旁边张小妹也举起手:

  “就是我半夜里溜进去放哒!”

  “呃……”

  众人一时哑然,过了片刻,却还是赵立德笑道:

  “这也算不上什么麻烦,你在这里有一份产业并不等于将来不回家乡么……过几天先去看看吧,那地方确实很不错的。”

  …………

  数日之后,在迟正杰等人的邀请下,张陵便带了新婚妻子,弟弟妹妹等一行人,前去踏看那座属于他的新庄园。一行人骑马出行,沿着新修的道路一路往东,倒也十分顺畅。不过半日之后便到了地头。

  庄子的规模确实还不算大,图册上画的很大很漂亮,实际上真正开发出来的也就一处核心住宅区域,以及周边的四五十亩地而已。

  不过仅仅是这点地方,也足够张陵等人看的心旷神怡了——房子是琼海军那种标准的拼装结构木板房,简便轻巧,实用性非常好。而且排布的非常精巧合理,一看就让人很有入住其中的欲望。

  而在住宅区的四周,则按序分布着池塘,果树,鸡鸭棚,猪圈等等设施。小鸡小鸭在院子里到处跑,小猪仔哼哼唧唧的在猪圈里叫唤着,有农场的工作人员在其中照料着,一派农家田园景象。

  张陵最近几年都是投身军旅,没再接触过农活。但他兄弟张陆以及那几个刚刚从陕西过来的亲戚乡党可就不一样了,说是将门世家,实际上大多数时候还是在和土地打交道,但陕西那边的耕地怎么可能和这边相比?此时看见如此一座小巧玲珑,却又样样俱全,可以在各方面都是远远超出了这些陕西农夫脑海中想象的小农庄,一个个居然都情不自禁欢呼起来。然后便像小孩子似的跑过去,东看看西看看,显得比张小妹都要天真。

  张陵倒还算平静,四下里看了看,忽然问道:

  “怎么不种粮食?”

  ——附近田地中种的都是甘蔗,绿油油的正在抽杆。而这个问题也让迟正杰禁不住笑起来——他最近接待的几乎所有客户都会这么问。中国人储粮的习惯当真是刻到了骨子里。

  “因为粮食不值钱啊,别人不清楚,老张你直接管理码头的还不知道吗?——咱们每年要从安南暹罗那些地方进口多少粮食啊!市面上最好的暹罗米也不过一块钱一石,折合五钱银子,咱们海南岛土地贫瘠,本就不适合种粮,种出来也卖不出好价钱。就算风调雨顺没出意外,收获下来把人工费税费以及各种成本折算进去也赚不了多少,若是碰上自然灾害,搞不好就要倒亏钱呢。”

  “但种甘蔗就不一样了——咱们这边的蔗糖生意有多红火,你管码头的心里肯定也有数。每一千斤甘蔗可以熬出一百到一百二十斤原糖来,市面上一担蔗糖要将近七块钱,差不多三两半银子。而海南这边气候最适合种甘蔗,这里的亩产量可以达到八千斤。就算被糖厂赚走一半,再扣掉税费之类,一亩地每年出产个五六两银子是没问题的——这里五十亩地,每年就是三百两的收入。而且老张,你别忘了,这五十亩才只是示范区而已。只要你找来足够人手,把这五百亩地全部开垦出来……这庄园市价五千,经营好了,只要一两年就能回本。”


  https://www.ganqing5.com/book/405/14668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ganqing5.com 感情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ganqing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