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文学网 > 梦魇揭案 > 第七十章 午夜医院

第七十章 午夜医院

        我想或许整个奉天都没有一个地方能够在寒冷的冬夜超越这里的人数,医院的走廊充满喧嚣,陪护病患的,独自打着吊瓶寻找护士的,抱着哭泣孩子四处求医的···

        我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

        “成成,你站在那别乱跑,我去挂号。”林秋阳给我找个墙边,就差没在地上画圈圈。

        我心想:这还怎么看病呢?估计排到我也是早晨了。

        倚靠在墙壁上,我闭着双眼静心修养。

        一个女人的嘶喊声穿透所有吵闹,听得人毛骨悚然。

        我睁开眼睛,发现医院走廊的人几乎都看着同一方向,一张急救床被医生护士们快速的推动着,紧随其后的是一个披着蓬乱头发,不停喊叫的女人。

        “大宝!大宝!!你醒醒!!妈再也不打你了!————”

        我记得那个女人的脸,甚至可能永远都不会忘记。

        托着虚弱的腿一步一步朝着他们跟过去。

        我心里默默念叨一件事,报仇,我要替那个死去的孩子报仇,这个女人不值得原谅。

        医生护士推着盛放小小身躯的病床跑进急救室,那个女人被挡在门外还在不停呼唤祈求得到儿子的宽恕。

        我走到她身后,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直接将她拉倒在地。

        “你他妈的配当娘吗?!艹!”

        要不是我现在还虚着,保准几拳就能把这个女人打趴下。

        她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惊恐的看着我撕扯她的头发。

        医院里的保安听见骚动冲过来将我们拉开,可我仍然不依不饶的试图踢向一脸茫然的女人。

        “怎么了怎么了?你们都是家属吗?”一个保安拉着我的胳膊大声询问道。

        我没搭理他,指着那个女人怒骂:“你儿子是被你活活打死的,你怎么不去死!现在猫哭耗子假慈悲?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我用力甩开阻止我的人,从裤子都口袋里拿出证件。

        女人害怕了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她不停的磕头,嘴里说着:“我真不是故意要打死他,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还能救回来对不对···对不对?”

        “没了!人没啦!!”我还想上去踹她一脚,可身体不听使唤差点摔倒。

        林秋阳突然出现在一旁扶住了我。

        “成成,你怎么了?”

        “我没事,报警吧,这个女人涉嫌虐待儿童。”

        急救室的门被推开,从里面走出来的医生摘下口罩遗憾的摇了摇头。

        医院走廊里那么多的病患,家属纷纷指责女人,我看着她跪在地上还在不停的拼命磕头,可惜这头是给谁磕的呢?人都已经不在了。

        林秋阳对刚才发生的一幕很好奇,不停的询问我原因。

        我不能说,陆凌云告诉过我梦魇的秘密不可以随便透露给别人。

        正在我们排号等着看医生的时候,陆凌云给我打来电话。

        “喂,小彦,你怎么没在家,去哪了?”

        “呃··呃··我跟林哥在医院,他给我送过来。”我看向身边坐着的林秋阳,他伸出手示意要接听电话。

        “我跟陆警官说。”

        “哦。”

        林秋阳拿着我的电话躲到一旁,汇报我的情况,没过多久他便回来将手机还给我并说道:“陆警官说他马上就到。”

        “你让他来干嘛,他很忙的,我进去和大夫说两句开点药拿回家吃就好了。”

        “还是听医生的比较好。”

        唤号屏上的显示终于接近我的号码,陆凌云也赶了过来。

        坐在金属长椅上,好似被两位黑白无常羁押一般,他们容不得我逃跑或者自作主张拒绝治疗。

        我的世界陷入黑暗、恐怖、无尽的噩梦,也许···也许这一切本就是一场梦魇,我马上就会醒来。

        “听林总说你刚才跟患者家属打架了?”陆凌云拽着我的衣服让我面向他。

        “我难受,还没到我吗?”抬起头看着提示号码的显示屏,岔开那个话题。

        “别逃避问题,为什么生病了还打架?”

        “我做了一个噩梦。”只说了简短的几个字,陆凌云放松的状态顿时消失,他深沉的凝视着我的眼睛,已经猜到了答案。

        林秋阳在旁边提醒道:“到我们了,先看病吧。”

        狭小的医生诊室里还挤着没离开的病人和家属,我们三个等到他们走了才坐下。

        女医生看起来很累,她机械性的敲打键盘,偶尔瞥向我一眼。

        “什么症状?”

        “发烧淌鼻涕。”

        “多长时间了?”

        “开始有点头疼,两天吧。”

        “张嘴。”

        “啊————”

        “嗓子红肿发炎,量体温。”她说着提给我一支体温计,并继续说道:“把衣服撩起来我听下心肺。”

        “不··不用了···真的只是流鼻涕发烧,一点也不咳嗽。”

        女医生白了我一眼,不带好气的说道:“你是医生我是医生?你来医院不就是为了赶快把病看好吗?”

        我看向身旁的陆凌云和林秋阳,他们似乎正准备执行医生的命令。

        我说时迟那是快一把拉住女医生的手,虔诚的看着她。

        “你说的都对,我都听你的,只要你不让我打针抽血,我这条命都是你的。”

        女医生笑着看看我,将体温计要了回去,说道:“38度5,还不算太高,先回去吃药吧,我给你开点退热效果好的,消炎药也得吃。”

        “嗯嗯嗯···”我连连点头,一想到这种时候就得靠出卖色相,还真是件悲催的事。

        女医生在我的收据上写下一串号码,并嘱咐我,病好了再过来复查一下,可以打电话提前预约。

        我还能说什么,还能让我说什么?这年月有张好皮还是吃得香的。

        “你看你两个哥哥多好,这么晚了还来陪你看病,赶快吃药吧。”

        “哎,说的对。”我拿着单子赶紧溜出诊室。

        陆凌云接过单子去开药,林秋阳坐在我身旁和我一起等待。

        他像是闲聊的问起我和陆凌云的关系,似乎对我们充满好奇。

        “其实我就是误打误撞帮陆哥破了几个小案子,正好以前待的网吧做不下去了,所以就暂住在他那。”

        “成成不是警校毕业怎么会有那么强的专业知识?”

        “我都说了全是运气。”尴尬的笑了笑,我也开始觉得林秋阳并不简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ganqing5.com 感情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ganqing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