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文学网 > 素手匠心 > 第五十六章 献画(一)

第五十六章 献画(一)

  皇宫,御书房。

  “南京城是个好地方。但是太安逸了吧,养得朕手下的将领都成了废物!”年近五十的朱棣依旧目若明星,精神焕发。除了鬃角藏不住的几点星白,无论在朝堂上或是后宫中,他依然是最骁勇的统帅!

  坐在他下首的,是一名年逾古稀的官员,身着一品的朝服,相貌略显凌厉,发须雪白。只是发冠之下,竟是点点戒疤!正是朱棣的首席谋士兼心腹知交,民间最为传奇的黑衣宰相姚广孝。

  多年相伴,姚广孝太了解皇帝的性子。

  “陛下是想御驾亲征?”

  朱棣撩了撩眉毛,难掩怒意:“有何不可?淇国公丘福,无能之辈!朕交给他十万骑兵讨伐鞑靼,结果全军覆没!既然这些臣子无能,少不得朕要亲自上阵!”

  姚广孝微微一笑:“陛下尽管亲征。臣与太子,为陛下镇守京都!”

  朱棣感慨道:“还是斯道知我!”斯道是姚广孝的字。

  既然决定亲征,兵马粮草,全要筹备起来。忽听太监来报:“陛下。魏国公府徐裘安求见!”

  朱棣哟了声,笑问姚广孝:“这小子,自从上回被朕仗责之后,多久没来朕跟前找骂啦?”

  姚广孝笑而不语。全京城他叫得上名字的世家少年中,这位,是首屈一指的无法无天!但他再怎么胡来,却也从没真干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顶多挑战一下陛下的忍受力,也算是给陛下乏善可陈的生活增添几分乐趣罢。

  太监低头道:“徐三公子说,他可能寻到了文同的真迹,请陛下掌眼。”

  朱棣吃惊的瞪圆眼睛,失声道:“还真让他寻着啦?快,叫他进来。”转向姚广孝道,“你也瞅瞅。我觉得吧,那小子多半是被人给骗了!”

  姚广孝点点头。文同先生的画,可不好找。

  片刻,徐裘安昂首阔步的走进殿内,磕了头,笑嘻嘻的叫了声:“陛下,国师大人!”

  朱棣见他小小少年俊美无铸,眉眼中依稀有着几分徐皇后的风采,心中先软了。扔了手上的折子,哼道:“还有脸来见朕!”

  徐裘安立时苦了面孔,沉痛不已的道:“陛下。裘安知错了。自被陛下责罚后,裘安吃不下睡不稳,深觉自己辜负了陛下厚爱与期望。好在有家母与家兄的谆谆教诲,裘安迷途知返痛改前非——”

  “废话讲够了没!”朱棣眉头紧皱。魏国公和他娘能管得住这混世魔王?“寻到的画呢,快给朕看看吧。若是假的——”

  “啊哟陛下啊!”徐裘安惨叫起来,“文先生的画哪那么好找啊?侄儿遍访全城,礼贤下士,不计代价,阴差阳错百般巧合之下才寻到此画。但是,侄儿才疏学浅,那个,对古藉名画一窍不通。所以也不敢确定这画的真伪!您就不一样啦!您慧眼如炬,必不会让侄儿蒙冤受屈的!”

  “斯道,你看看他。”朱棣好气又好笑,“朕刚想夸他有长进呢!又给朕挖坑!”

  徐裘安呐呐的低头嘀咕:“我哪敢哪!”

  姚广孝几不可查的微微一笑:按这小子的性子,竟然一口一个才疏学浅、一窍不通的自贬。估摸着,这张画八成有些问题。待他目光触及陛下平铺于龙案上的画时,饶是沉静如他,也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惊异万分的与陛下目光相对:竟然——是真迹?!

  朱棣如最严肃古板的先生,低着头在画中拼命搜寻破绽:这不应该啊!就凭那臭小子,哪有那么好的运道?!

  “去!”他招手太监道,“将朕收藏的那张文同先生的墨竹图拿来!”

  整个皇宫大内,仅藏有文同的一幅真迹!朱棣自然对此画另眼相看,格外珍视。没一会儿,两张画作并排铺于案上,他与姚广孝两人从绢布到印章,从笔锋到构图再到意境,研究揣磨了个遍,也没找出半分差池!

  朱棣长长的舒了口气,瞧向徐裘安时,却见他眼光闪烁,一股心虚得不得了的模样。心中顿时又起疑云,吩咐太监道:“唤几个内庭供奉的画师过来。”

  徐裘安又是吃惊又是得意:内庭画师可个个都是画中高手。陛下竟然要出动内庭画师,可见这副画——啧啧,练白棠的师傅,真乃当世高人也!

  须臾,三名画师小心翼翼的鉴赏了《红竹》之后,皆认定此画是真迹。

  “绢本与竹画皆没有问题。”一名画师兴奋的道,“再看画上的印章。此画中文同的印章与陛下珍藏的墨竹画上印章毫无二致。”

  “另有东坡、叔能等人的印章,传承清晰无误。”

  朱棣眯着眼睛问:“这么说来,你们都觉得这是真迹?”

  画师们躬身道:“是。”

  “除非——”一名一直未曾开口的年轻画师犹豫了一下。

  “除非什么?”

  “除非此画另有原本。否则——”画师笑了起来,“否则此画便是真迹无疑!”

  徐裘安心头狂跳:这位画师,好敏锐的直觉!不禁多望了他一眼,心底暗暗称奇:在一群四五十岁的画师中,颜宗显得格外年轻,不到三十的年纪,相貌倒是生得普通,干净清秀,皮肤略暗,身材瘦小。

  另一名画师奇道:“颜宗何出此言?”

  颜宗拱手道:“只因此画我等之前从未见过。若有高人能以神仙之技仿之,我等也辨不出真伪。”

  “你也说了,那得有神仙之技才行哪!”另一名画师笑不可抑。“可世上,上哪儿去寻这般的神人?”

  徐裘安心中大叫:有!还真有!

  朱棣若有所思,挥手令他们退下。瞅着两张画,半晌没有言语。

  姚广孝见状,笑问裘安:“徐三公子,不知此画从何而来?”

  徐裘安吓了一跳。国师大人怎么开口了?

  说实话,他天不怕地不怕,连皇帝姑父也不怎么怕。但是对这位沉默寡言貌不惊人的黑衣宰相,却由衷有点儿愄惧。当即老老实实的回答:“是我在松竹斋寻到的。”

  “松竹斋?”姚广孝沉吟片刻,想起一事,“可是最近锋头甚劲,以卖彩绘的薛涛笺和洒金纸闻名的松竹斋?”

  朱棣咦了声:“斯道怎么知晓?”

  姚广孝笑道:“只因有善男信女,在我庙中施善。有供奉佛经者,用松竹斋的洒金纸抄就。他家的洒金纸,十分别致,泥金绘图,佛生莲花生生不息,极妙。”

  “能得斯道称赞,看来他家的东西,不俗。”朱棣心中犯了难。这张《红竹》,看画,怎么看都是真的。但一看送画的那小混账,又怎么都觉得是假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ganqing5.com 感情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ganqing5.com